CBS Films - Inside Llewyn Davis.jpg-48.5kB

如果一首歌从来不像是新的,也永远不会变老,那就成了民谣。
—— Llewyn

网易云音乐歌单:《Inside Llewyn Davis》

专辑介绍:
《醉乡民谣》是由伊桑·科恩、乔尔·科恩联合执导,奥斯卡·伊萨克、凯瑞·穆丽根、加内特·赫德兰主演的剧情片。影片讲述了歌手勒维恩·戴维斯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谣盛行时期不懈奋斗的故事,于2013年12月20日在美国上映。

1961年的格林威治小镇,民谣歌手勒维恩·戴维斯(奥斯卡·伊萨克饰)四处游荡,穿梭在各色街道之间。勒维恩·戴维斯与别人组建过民谣乐队,由于他玩的音乐没办法赚钱,勒维恩·戴维斯接受着一些朋友和音乐人的赞助过活,吉姆(贾斯汀·汀布莱克饰)也是其中之一。勒维恩·戴维斯在纽约和芝加哥受到各种冷遇,最后他又回到了家乡的小酒馆,唱起心爱的歌曲。

1.

晚上睡不着,翻到待办清单里有朋友推荐的电影《醉乡民谣》

看完,印象最深的镜头是主角 Llewyn 黑着眼眶无精打采的在下雪的深夜开车,很像某种迷幻的场景。

汽车开过一站又一站,雪一直在下,灯光照不太远,仿佛某种无法言说的隐喻。另外 Llewyn 背着吉他抱着一只猫坐地铁的镜头也很喜欢。

2.

其实看完电影后,感觉完全没看懂,于是去查了下背景资料和影评,这才算理解镜头没有一些隐藏的表达。

但其实不知道背景,这也不是个俗套的电影,讲述一个卢瑟(又叫 loser、穷矮搓、屌丝)的失败经历,简而言之就是穷的睡朋友沙发,这包括喜欢的女人和她男友房间的沙发,比较奇葩的是这个女人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于是这货到处找人借钱打胎,更卢瑟的是他发现自己讨厌的酒吧老板也睡过这个女人。卢瑟的梦想是音乐,以前的职业是水手,很显然卢瑟不是那种能够白天赚面包晚上修炼技艺的人,这也是悲剧的来源。错过一切在音乐上成功的机会后,回头去做水手也不那么顺利。

之后因为嘲笑一个胖女人的歌唱表演,被女人的老公约到酒吧后巷打了一顿,电影开头和结尾都是被打这一段,这种结构,尤其是在深夜看这电影会有种错觉,以为自己看着看着睡着了,电影又在重头放。

一直在失败,这就是电影的新奇之处。不像梵高这种励志,死后能够证明价值;也不像《老男孩》,至少能够赚观众一把眼泪。我看完这电影没什么特别的感情,就感觉卢瑟追梦,如果没有死,活着最惨莫过于此。

借完所有亲戚朋友的钱,睡所有熟人家的沙发,喜欢的女人被很多人睡,骂卢瑟是狗屎(好吧,其实主角也真不算什么好鸟,风流债一堆),而且大冬天似乎连一件保暖的大衣也没有。”

甚至有点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不同的是 Llewyn 手里的不是火柴而是吉他。
当然,这样也许更能体现梦想这玩意对于悲惨现实的意义,所有的一切都被瓦解,红尘善变,唯有吉他在身边,音乐永恒,这样就能活着。

3.

我挺喜欢电影开头的歌《Hang Me, Oh Hang Me》(不完整歌词,随手从电影字幕里手打的)

“绞死我,噢,绞死我,我将不久于人世。

绞刑我倒不介意,但要长眠在坟墓里。

可怜见的,在世间我游走四方。

爬上高山,在那里我立下足。

肩上扛着步枪,手中握着短剑。

绞索套上我的脖子,他们将我高高吊起。”

不过,也许这首《离家五百里(Five Hundred Miles)》更应景,也最耐听。其实也难怪衣锦还乡时被誉为人生三大爽之一,当主角失败的一塌糊涂回家,挺现实的,没什么好脸色,自己的东西也被家人扔到了大街上。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一百里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一百里以外响。

天啊,一百里,二百里,

天啊,三百里,四百里,

天啊,我已离家五百里。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离开了家,离开了家 天啊,

我已离家五百里

身上也无分文,

天啊,我不能这个样回家园。

这个样,这个样,

这个样,这个样,

天啊,我不能这样回家园。

如果你错过我坐的火车,

你会知道我已离开,

你可以听见汽笛在响,

一百里以外。”

醉乡民谣.jpg-483.1kB

找海报时看到港版译名是《知音梦里行》,觉得很特别,看到有人在底下留言,原来是改自许冠杰的歌《知音梦里寻》

春色醉人夜已深
结他轻奏别离韵
盟誓毁碎泪难禁
叹息知音梦里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