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机器、人

街上都是机器人,显得匆忙却都步调一致,每个机器人都会准时到达工作地点,路上不会有任何意外,除非偶尔有人类搞破坏,莫名其妙的干扰这完美运行的世界。

​街边席地而坐着一个中年陈等,旁边是她的一只猫。

​今天初秋的阳光正好,上午的阳光像刚刚启动的加热器,温暖着还在街头的人类。给机器人则是披上了一层微微反光的外衣。

​陈等面前有一只青花瓷碗,似乎是上个世纪留下的产物,陶瓷这种材料现在已经很少见,但也不代表珍贵,毕竟如今的机器人财主们并不好这一口。

​偶尔有机器人停下来,扫描这一人一猫,然后扔下一个螺丝钉。

​陈等和猫都不说谢谢,因为这也没什么用,只是安静的晒太阳,慵懒的发呆。

​周六是瓦力体检的日子,主脑给他的任务管理系统下达的命令是中午十二点到达医院。

​瓦力无所事事,任务管理系统里除了 12:00-12:30 这半个小时,有大把空闲的时间,为了不让自己的能量浪费,瓦力决定上街学习一些别的东西,完善自己的系统,这样也许能更好的为主脑变得更加完美而做些什么。

当然,瓦力对学习目前已经不太抱有兴趣,只是一种根治于代码深处的本能。

a 区常年都是一个样子,唯一的变化不过是这个区的人类会老死,在那个人类集中居住的建筑里,有时候夜晚亮灯的窗户会少一个。人类死后都会举行葬礼,除了人类会参加,那些系统日志中与这个人类生前有过交集的机器人也会被系统提示要求去参加葬礼。

这种交集被主脑定义为「缘」,瓦力查过「缘」的代码,有一部分他看不懂,看的懂的部分比如有一个偶遇公式,基本上机器人的行动路线是固定的,这个公式里的变量主要是人类,也许人类忽然决定今天走另一条街道,忽然决定出门晒太阳,总之会随机的出现在 a 区,那么就会随机的遇到机器人,和某个机器人见面的次数达到一个临界点,「缘」就会增加。综合起来,就到达了​​​​​​要求去参加葬礼的程度。

​瓦力给自己今天的行动路线定义为随机,唯一的条件是要能在 12:00 到达医院。​​

一路上千篇一律,嗯,主脑里关联词库有一句叫什么来着:

「有趣的灵魂千篇一律,好看的皮囊万里挑一。​」

a 区的机器人真是千篇一律,用着同样的系统,同样的网络连接着同一个主脑,唯一的乐趣只在于有些机器人觉醒了「艺术」程序,会给自己的外壳纹身。

不过真是少,一路走来,瓦力还没看到一个纹身。

一切都是老样子,a 区毫无变化。

​陈等看到瓦力的时候察觉到了不同,他的行动没有其他机器人那种特有的规律,看来这是个任务系统没有排满的机器人,在闲逛。

闲暇也许就是灵魂,拥有闲暇的人类和机器人都会与众不同。

瓦力似乎也觉察到了今天 a 区的与众不同,停下来,站在陈等面前。

「我可以和你交流吗?」瓦力说道。

「可以,不过我现在正在乞讨,你必须付出点什么,我要实体的东西,随便什么」陈等摸着猫咪漫不经心的回答。

瓦力计算了一下,身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好了,卸下一颗螺丝钉就行,你无所事事,应该是去体检,到时候主脑会给你补上的。」

「叮当」,螺丝钉被放在青花瓷碗里发出悦耳的声音,陈等和猫似乎都很享受这种声音。

瓦力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系统赶紧记录下来,仿佛能听到程序饥渴的运行,很久没有吸收到新的资料。

​接着,瓦力坐在陈等旁边,和陈等保持相同的姿势,毕竟总是站着居高临下,这样违反了机器人绅士法则。

瓦力开始启动无线连接,申请访问陈等的大脑,陈等没有马上同意。只是看着瓦力的眼睛,仿佛在想些什么,不过在陈等同意之前,瓦力也无从知晓,这短暂的忧郁里,陈等在思考什么。

​​​​———

看《纽约客》封面图片想起写的小说,一口气写到人机无线互联,被打断了下,顺便也就不想在写了。

不过思绪倒是比打字速度快,脑子里的情节还有很多,但感觉没什么意义,我自己如果是读者就不太想读下去,所以停就停吧。

最开始脑子里的画面也都写出来了,这次写出来发现似乎写长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只要写出脑子里的一个画面,其它的情节会自动跳出来,在脑海里,画面的人物会自己活过来,要去做一些事情,追寻自己在画面里的存在意义,找寻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只要活着,无论什么东西似乎都会自动去寻求某种意义,至死方休,这似乎就是故事的意义。​

这里的乞讨可以改成贩卖数据,而且数据必须要有稀缺性,即大数据系统里没有。

在这个时代多数人的数据并不值钱和具备稀缺性,因为很多人的生活都是在消费机器人们所产生的数据,多数人的生活经历也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稀缺的是那些复古的,很少和机器互动,上传自己数据,且本身经历丰富,与众不同的人。

这个乞丐就是这种人,到了生命的最后,他决定把数据给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因此变得富有,得到了主脑的奖赏。

表面上是人在向机器乞讨数字货币用来生存,实际上机器得到了更多的馈赠。

也许这个乞讨的人就是梵高,而这个机器就是梵高的哥哥。

更新日志

​​​​​​​​​​​​​- 写于 17 年甚至更早,感觉跟小时候写看图作文一样,挺好玩的,虽然当时写完觉得很二,后来又觉得很垃圾,但是只要放的足够久还没有彻底删掉,又会觉得很好玩。以后见到好玩的插图之类也可以当做看图作文来玩。
另外修改了标题,原标题《乞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