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生弥撒 张伯宏 2007年

找专辑花了很长时间,记得有这么个歌手和一些歌,甚至还记得一些旋律,但名字就是卡住了。他是我高中时听收音机发现的歌手,那时候音乐电台推荐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渠道。当时他发这张专辑时也才 18 岁,现在听起来也不过时。当时最火的是《北京土著》,虽然我更喜欢《言语》、《月儿圆》、《我一个人》这几首,也不是北京土著不好,就是如果要反复听,后面几首相对耐听。

现在想起来,十几岁时能听到另一个十几岁的人这种作品,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更幸福的是,十多年后,还能想起这些歌,重新听一遍也还觉得不错。

另外听说张伯宏去参加中国说唱之类的节目,没有过。有人可能觉得可惜之类,我倒是觉得没什么,类似寻找小糖人那种感觉,就算冠军我也不一定能记住,但这个落选者有一张让听者十年后依然能记得的专辑。

鲁迅_狂人日记|平面|书装/画册|决口不提 - 原创作品 - 站酷 (ZCOOL)

很早之前看到这种最先关注的是其展示的模版,找设计师购买源文件,这样以后在城堡中展示书籍就不用千篇一律。

向这位设计师购买时顺便想推荐这本书,但由于当时书籍还没有正式出版所以不能。最近书店上新看到这本书,所以终于不用压抑。

不过和展示图片不一样,看上去像是精装书,实物是平装,质感方面可能稍差,但其它方面都不错,尤其是很多本放一起,各个角度看都比其它书籍设计的更优秀。

如果这种设计是一套书籍,放在一起看,会更有意思。

感觉象形文字有很多优势,很多书设计其实不用弄一些花花绿绿的图案,直接在文字本身上下功夫也会效果非常好。

《社交媒体简史》试读:西塞罗的网络

蒸汽印刷机的出现,加上20世纪收音机和电视的发明,产生了我们现在所谓的“大众媒体”。这些新的大众传播技术能够以空前的速度和效率把信息直接供应给大批受众,但它们的高昂费用意味着对信息流的控制集中到了少数人的手中。信息的传递于是采取了一种单向、集中、广播的方式,压倒了过去双向、交流、社会化传递的传统。大众传媒技术催生了庞大的传媒帝国,也培育了一种国家认同感,并使专制政府的宣传如虎添翼。

现在移动互联网给人一种错觉,手机和网络好像人体器官一般方便,信息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多数人手中。但真的如此吗?多数信息可能是的,但一些少数的信息,比如过去要销毁一本实体书可不容易,有一定匿名性,而现在亚马逊可以远程删除你已经购买的电子书。随着使用电子设备交流越来越多,如果在所有电子设备上禁止某个词,无法以任何形式让这个词存在于任何屏幕上,有没有可能反过来影响现实,人们也不愿意或者说懒得继续在书面及口头交流中使用。

这种猜想基于一些词本来诞生在网络中,然后我们现实中也会使用,那么其实反过来也会成立。

喜欢一本书,如同喜欢一个人

《英国插画书拾珍 》自序,对这种书籍没有任何抵抗力,感觉像省了很多钱、时间和精力玩了一项爱好:

10多年来,我陆续淘到200多本出版于19世纪后期、20世纪初的英国插画书。隔着历史,隔着文化,对我来说,这些英国插画书如同一个个谜。我选择其中我最喜欢的、比较有代表性的22本插画书一遍遍地赏析,去发现,去刨根究底,从各个角度了解它们,挖掘谜底。这些书的内容、出版背景、印刷方式、作者或插画师的生平、书的影响力等点点滴滴的信息都在帮我一点点地接近谜底,在解谜的过程中,22篇随笔小文应运而生。

kokuma baker 在 Instagram 上发布:“godspeed, kbd75”

一把小巧的键盘,曾经是个键盘控,关注了一大堆机械键盘爱好者,现在已经退烧,但对配色好看、小巧的键盘依然没有什么特别抵抗力。这种爱好可能源于就算武功很烂的江湖路人也想拥有一把绝世神兵,至少是比较有特色的个人武器,相对应,就算文章写的很烂,也希望拥有一把好键盘。虽然这对写作的提升微乎其微。

FT社评:“消失的电子书”揭示数字产品真相 - - FT中文网

与历史和小说中的大焚书者不同,微软和亚马逊的动机不是政治性的。然而,他们能在没有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就轻易删除文本内容,这仍有点可怕。相比之下,《华氏451度》(Fahrenheit 451)中的消防员和《1984》中的审查者看上去像是业余者。从这个视角看,实体书店以及纸质书的复兴不是一件坏事。手中一本书的价值,很有可能抵得上电子阅读器上的两本电子书。

据说豆瓣阅读已下架的电子书还能正常阅读。

深思:一个内容审核员的自白

记得普利策说“记者是社会这艘大船上的瞭望员,看到前方好的或者不好的信息,都要传达给船长和乘客,让他们安全航行。”那么显然我们是广播员,瞭望员看到了,我们让他闭嘴。告诉船舱的客人我们很棒。

看到这篇文章时我突然想,有没有可能反过来,一些人做优质信息的传播节点,其实也不是很费时间和精力,总不能把世界都让给我们讨厌的东西吧。

為什麼我不參與Medium付費牆寫作計畫 - Evonne Tsai - Medium

參與付費牆寫作看似能進一步激勵我自己寫作?以我受邀成為數位時代專欄作家的經驗,我寫作的「心理障礙」會提高(類似偶像包袱?),我會認為一篇文章應該更加完美,提供更多對讀者有價值的內容才能產出,所以寫作的產出速度減緩,而且一些個人觀察思考,但對讀者可能相對沒這麼有價值的文章想法,就會延後被完成,也就是說,付費這件事會影響我的寫作行為以及題材選擇。

异度世界

微博上偶然刷到的插画作品,特喜欢这种贴近生活又柔和了幻想的作品。这也是画画独有的特性,很羡慕会画画的人,感觉这种插画就像奇幻小说,与之相对应的照片就是写实的散文、日记之类。我更喜欢插画而非照片的原因就是画出来的东西能表达幻想,更自由和稀缺,比简单的照片更能表现风格。

书评人陈以侃:从不讨好你的作家突然跟你勾肩搭背,这是阅读的销魂之处 | 界面新闻

一摇篮在深渊上方摇着,而常识告诉我们,我们的生存只不过是两个永恒的黑暗之间瞬息即逝的一线光明。尽管这两者是同卵双生,但是人在看他出生前的深渊时总是比看他要去的前方的那个(以每小时大约四千五百次心跳的速度)深渊要平静得多。(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图书馆的恋人 - 新井一二三

后来,每次心中有烦恼,无论身在世界哪个城市,我都一定到图书馆、书店去。找书本翻阅,虽然不一定给我带来答案,但每一次都让我知道,曾有很多人为同一个问题而烦恼,我绝不是第一个。

很早之前看到过的文章,其实当小说也行。

最近对小说以及一些文章的观点开始有了转变,就是开始认同并喜欢一些简短、简单的东西。大概是认为这个现实世界已经足够复杂和离奇,那么就不要让自己在阅读这种避难所里的时候也要求更复杂的东西,简简单单说某件事,很快就能看完,能留下一丁点东西,这样多好啊。

如果有机会,以后也要写这样的作品。

另外配图是突然想起来一部动漫,当时场景应该是两人约会,然后男主开脑洞,让图书馆变成了海底世界,安静的只有这两人。

如何保持写作的习惯?公众号怎么才可以日更? | Movie's

我所认为的写作习惯更应该是一种自然而然发生的行为,不是费力气型的,如饿了吃饭,累了睡觉,写作更应该像是某种身体机能,内心有所想法,就通过写作表达出来。

人活世上,不可能没有想法,那么人就不可能无法写作。

你大可以尽情花钱,只要对人生毫不在乎

十万加的文章在我的推荐优先度里很低,不过举贤不避十万加,现在反消费的文章实在太少,因为写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动力,没有商业驱动的东西很容易就死掉。另外再坚持一下,你的奶茶店马上破产,这篇也不错,我朋友的奶茶店已经倒闭,虽然不是加盟、也有一些其它因素,但这的确不是个好生意。

好的消费观是怎样的? - 知乎

当年我还玩知乎时看到一个好问题,所以转贴了这篇《「省长」的省生活》,当年的知乎真是个天堂,尤其内测以及刚开放那会。文中的为人处事可能会有争议,甚至这是否真事也有待考证,但这种争议很难得,至少这是个稀有的人。

我曾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但现在我住在40平米公寓...

和任何人一样,我也喜欢物质上的东西。我在学校学习的是商品设计。我喜欢小玩意、衣服和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我的经验显示出,在到了某个特定水平之后,物品会拥有一种排挤情感需求的趋势,而它们本应是用来支持后者的。

同样关于极简主义的文章,当时珍藏了几篇这种类似文章,一直想做极简主义者,但一直没有做到。

剖开九龙寨城的一栋楼,Adolfo Arranz的信息图作品 | 设计

之前有介绍过韩国信息图设计师张圣焕,仔细看一副好的信息图是一种巨大的享受。这次介绍的是西班牙人设计师关于九龙城寨的信息图。

另外我想特别推荐的是网络小说重生之出人头地-闹闹不爱闹-都市,之前马伯庸也有推荐过:

掌阅有本《重生之出人头地》——-注意,是掌阅,起点有本同名的书,不是那本——名字很土气,却特别好看。昨天@魔力的真髓 推荐给我,一晚上看了一百多章。主角穿的是五十年代香港,那会儿黑帮江湖复杂,四大华探尚未崛起,兼有英国高层、国民党溃兵以及台陆几方势力相搅,是个很冷门的时代。作者一来考据工夫细致。说起各个社团老字头的来历掌故头头是道,对其时生活细节描摹精细;二来主角没怎么开金手指,大部分时间走的是借势斗智路线,游走于诸多势力之间。尤其是开头一段,从褚家二少在华池打了华探干儿子,到用十四根金条换得码头洗牌大佬认栽,主角设计环环相扣,一双空手套出一群白狼,配角们也不少人精,桥段真是花了大心思。强烈推荐。

网络小说我看的比较多,但推荐的少,主要是容易上瘾,虽然这也不是它的错,甚至是其优秀的地方,谁会怪一部电影、电视剧好看到让人上瘾呢。

这次推荐主要是觉得这图和这小说绝配,不推荐可惜,休闲时间可以看看,而且现在看很幸福,因为已经完本。我当时追到后面,作者因为家人住院,无心写作,停更有大半年。最后仓促结尾,稍微拉低了整本书的质量。

Alaa Othman 🌍 (@alaa_oth) · Instagram 照片和视频

在芬兰的玻璃顶冰屋躺着,然后极光就成了天花板。

不需要什么生活

语录栏目好久没更新了,十分羞愧,最近偶然看到有人翻出我16年的微博,当时转了不知道哪位的一首诗或者随笔之类,有一种莫名其妙,大巧不工的感染力:

装空调的师傅说他们是海南人,深圳钱好赚就来深圳了。我说深圳生活成本那么高。他们说他们不需要什么生活。——《年少时/你去城里写诗/至今没有平安归来》 ​

正好最近经历找房子的事,感觉有些类似,理解类似这种心态,在一些情况下,我们不需要什么生活。

更新日志

没什么特别的更新,为了省事,很多之前的格式都省略。

快辞职了,可能会有一阵子空闲时间,到时候在花几天完整的时间优化整个城堡的格式。

碎片化时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刚刚找到头绪,然后就要被打断。现在相对完整的时间只有早上,但也不能起的太早,不然上班犯困也是个问题。然后等进入某种心流状态,你还不想出来的时候,天亮了,时间到了得去上班,这时候你没办法,只能踩着点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