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tu20200319-165059@2x

最近想起来登录以前的 qq,发现零散的几条留言,大半还是以前同学或者朋友的号被盗,发来的一些赌场消息。剩下的一条是半个月前大学同学发来的消息,问我还记不记得当年一起玩过的一个游戏账号。
我想起来账号密码应该存在多年前那部手机的便签里,于是登录云服务,打开便签,找到账号密码发了过去。
顺便,我看了看其中的记录。
记录这个游戏账号密码已经是 2015 年 6 月 27 号的事情,差不多五年了。
其它的还有一些零散读书笔记,比如:

除了冥想外,僧侣还要做家务、清洁和园艺工作。他怀着尊敬之意悉心照料周围的一切,因为他知道生活依赖于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扫帚是神圣之物,当他拿起扫帚,首先打扫的是自己的灵魂。
禅的教义认为,家务劳动让人变得纯粹。在一个纤尘不染的所在,把物品放回原处,整理房间,关上门锁、就好像在清除世界的尘垢。洒扫庭除提炼了人和自然的本质。
清洁微不足道的一件小物品,也能给人带来瞬间的安慰。你的平底锅下面藏着神明,快把它们擦得铮亮如新。各种日常劳作时生命活动的一部分。每一天、每个季节都能做到最好。
——《简单的艺术》

在《诗的时光书》里读到一段话:

“ 弗罗斯特的婚姻关系一直很紧张,这点倒是意料之中。在弗罗斯特太太的眼里,丈夫是一个不谙世务的废物,不懂得赚钱养家的懒汉…弗罗斯特自己也讲过这样的话,他还说自己在结婚的时候曾经想过彻底放弃诗歌,或者为了诗歌而彻底放弃婚姻。这两条路非此即彼,不能同时都走。他自己甘愿为了诗歌忍受一辈子的贫贱,但没有理由绑架一个无辜的女人为自己的理想殉葬。”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碎的感想,下面这条是接到朋友打过来的电话后写的:

国庆的假期意味着有很多场婚礼,其中一场是我朋友同学的婚礼,他的初恋也参加,关键是初恋已经嫁人。
前几天我们碰头,他就在纠结该如何处理。
今天从酒席间抽空出去透气,打电话给我。
他们就坐在一桌,他的包里还放着曾经她给的定情信物。
我说除了今天结婚的不是她,简直就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翻版。
挂完电话,我只是在想如今我们都到了这种年纪,喜欢的人如果当初没有在一起,也已经嫁人,或许永远不会在一起了。
在年轻一些,就算曾经错过,如果有机会相遇,彼此单身,说不定又能再聊些什么,重新在一起说不定,总归有一些希望、多一些选择存在。

《少年派》里有句台词说: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痛心的是,我还没来得及与你们好好告别。

前段时间看《港囧》,除去那些用来赚票房而设计出来的笑点,内核也许就是一场告别。
中年男人欠从前的少年和爱情一个告别。
以前只是草草画下一个逗号就告别了青春,内心有太多不甘,于是在多年后和曾经的人还需要一个拥抱来化解。
如同某种仪式,来接受如今的生活,尘封昨日埋在脑海里的种种如果、可能和也许。

感情有时候会很复杂,折腾出无数个变化和组合,出现很多词:
备胎、蓝颜、红颜、前女友、前男友、未婚夫等等...
对于喜欢简单的人来说,也正是为什么一生只谈一次恋爱就白头偕老有些令人向往。
他们没有需要告别的过去,所有的回忆都是珍藏和纪念日、彼此都无比完整,生命互相镶嵌与彼此之间。

还有一些简单的记录,我看了一下日期,应该是某天去看同事,请客喝茶颜,于是简短的记录了品名:幽兰拿铁、热的人间烟火。

还有为了方便复制写的当时的住址,看到熟悉的名字又想起很多事,如今已经换了租客,那些发生过房子里的事情也只存在记忆里了。

看到这些东西就会感叹时间,怎么说呢,有些事比想象中还要过去的久,而有些事明明没有多久,却也恍如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