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tu20200430-214136

问藏书房(试运行)Jietu20200416-105105

问藏书房致力于美学文化推广,目前主要为个人提供图书借阅服务。其藏书量品类繁多,拥有海内外诸多艺术设计类书籍资源,包括一些绝版、全球限量和珍藏版图书。
问藏书房现已开放微信服务号和官方网站 wencang.com,用户可以通过微信选择喜欢的图书和相应快递配送服务。

听播客的时候顺着话题和链接兜兜转转发现这个网站,设计师丁一自己以前在自学设计时遇到过一些设计类书籍太过昂贵,而且很多书店是不可拆封的。后来他自己从事了二十多年的设计工作,也积攒了很多书籍,总数达到千余册,于是就想着将其通过网络借阅给他人。你可以在这篇文章中看到具体的缘由:问藏书房(试运行)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网页的最下端看到一行小字:

无论多高的屏幕分辨率,都无法替代纸质的美好。

这个网站可以好好逛逛,还有一个公众号推荐书籍以及中国大陆个人机构可免费商用的专用字体。
我之前也想过将自己的一些书,有兴趣的可以留言借阅,不过感觉麻烦就没有操作,问藏算是一个相当好的方案了。等以后我各方面条件允许,也许会考虑做类似的事情,当期城堡推荐的书籍如果我正好看的是自己购买的纸质版,可以留言或者私信我寄送,借书的人留下自己联系方式,下一个想借的人直接联系上一个就好,算是一个借书接龙。

《纽约客》模仿者?这些城市记录者未必答应 | 100 个有意思的人(19)

IMG_FE1C75FC264E-1

如果说,一本标志性的杂志体现着纽约人的自豪,那么,《The Tōkyōiter》(东京人)和《The Shanghairen》(沪誌),也在试图记录当地人与城市的私人故事。

这篇文章的交互不错,滑动封面可以看看创作者的心里话。这种类似答案写在背面的感觉,让我明白一个事情,就是我以前看没有答案的画,自己就从来没有猜对过,不过因为我反正也不会去找答案,所以,直到偶然碰到答案之前,其实也还好。
嗯,简单的说就是两本仿照《纽约客》插画封面的杂志。
是的,没有内容,就只是单纯一个封面,虽然,我是多么希望它们能有点内容。
所以,最后只能去网站过过瘾,好歹介绍之类的说明性文字还是有点,就当过干瘾了:https://theshanghairen.com/)
好吧,真正的过干瘾,应该是自己做一个封面玩玩,反正之前城堡也做了很多封面。
唯一的问题是手绘插画,好吧,我记起来很多年前买 ipad air 第二代的时候,顺便买了一只极为昂贵笔,然后就照着教学视频画了一两次然后放弃,当时的练习应该还有存档,去找找拿来当封面,顺便用上问藏的字体。

阿北不是老板,豆瓣不是公司

星巴克喝咖啡的人跟工地里蹲着吃盒饭的人,可能相隔只有几百米,但他们共存在一个城市空间,彼此之间被一堵看不见的屏障区隔。

这篇文章有意思的是很容易被带入这种情绪中去,但成年人都知道实际上肯定会有一些出入,比如豆瓣上就有前员工转发表示,如果真的是这样不注重各项运营数据之类的,真的那么理想化,他就不会辞职。
不过,这也不妨碍豆瓣是我最喜欢的产品,虽然从数据上看,随便点进豆瓣我很快就出来了,但是随便点进抖音,我可能一不注意就陷进去几个小时。
另外,这种文章更诡异的一点就是,冲着这个公众号的名头,我以为会采访到阿北,结果却是特别迂回的我听说、我猜想。
关于豆瓣和创始人阿北的这类文章看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自然而然的让阿北在我心里特别飘渺,一种他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的错觉。

独立艺术书店指南 – art book in China – abC

Jietu20200424-191642

彭叔有个好朋友,他叫G,G应该是彭叔好朋友... 来自有事问彭叔 - 微博

一个关于贫穷和心态的故事,有时候命运和其它任何东西无关,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保卫表达:用后端 BaaS 快速搭建专属无点赞评论版微博——b言b语 - 少数派

之前我只把 b言b语 的链接挂在微博、朋友圈的签名栏,没有主动传播,只有几个好友注意到并偶尔访问,所以非常自由。然后刚在少数派上发了教程,如果被精选的话可能会有非常多的人访问。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就按捺不住地想对过往内容自我审查,甚至删除掉一部分。因为我明确知道有些内容是「不合适的」、「不匹配的」。这种心态的出现似乎说明我的性格远比工具要更加影响表达。所以必须靠意志力坚持建立本站点的初心。

城堡最初的想法和这个也有点类似,而且一旦有观众后会反过来影响自己的写作。我想到的一个办法是隔一阵子就关掉公开访问权限,一个月只开几天,这样应该会好点。嗯,如果你哪天发现访问不了,不要着急,过几天在试试。

熊某人的博客

感觉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用 Notion 当博客用,展示效果都还不错。上图是读书分类的效果,顺着底部的其它链接仔细看会发现更多条目:
Jietu20200421-184931

我自己主要是连豆瓣有时候都懒得用,实在是折腾不动。

艺术有读

艺术有读

由两位不务正业的艺术圈人士主持的读书跑题节目

顺着上面那个博客的播客栏目找到的节目,收听导航做的很好,把播客提到的大概内容都做了一个提纲和一些延伸链接的汇总,我对这种提到某本书会留下简介和放豆瓣链接的行为表示极大好感。

翻柜子整理上架了叙事癖1-11期,缺第9期... 来自烟囱yancong - 微博

在横行多年的日本动漫及以漫威为首的欧美系漫画之外,我因为《叙事癖》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属于中国漫画人自己的创作。《叙事癖》由漫画家烟囱和左马于2009年创办,它不同于《漫友》《约绘》这类被日系漫画风主宰的主流杂志,作为一本由漫画家主导的独立出版物,探索并展现中国漫画人与众不同的一面。

好吧,由于非常喜欢上面那个播客的 LOGO,看到有一期节目里提到作者是 @anusman ,顺着找到微博,又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叙事癖》漫画杂志。搜到了一个介绍的文章:独立漫画人的《叙事癖》 - 知乎
另外我在他们的 豆瓣小组 里看到一个简介:

《叙事癖》是一本中国的漫画杂志,由烟囱和左马在2009年创办,至今出版了11期,每期在100P以内。做这本杂志的初衷是“如果主流杂志不登你的作品,那么你自己做杂志登自己的作品”这样的想法,不过从第三期开始我们新加入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作者进来。杂志的编辑,设计,和印刷工艺上都希望简单便宜,越容易实施越好。

之前我也干过类似的事情,把城堡的封面设计成了 A4 尺寸,然后再路边花了十几块钱打印过一些自己放在文件夹里看。

《逃亡》/郭龙,新概念作文一等奖。

微博上有人说起时间暂停的脑洞,然后我在评论里看到有人提到这个小说的剧情,想起来自己看过。不过也不记得名字了,搜了一阵子终于搜到,当时看的时候还挺喜欢这个小说的,翻出来重温一下。

科技爱好者周刊:第 103 期 -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这期里提到一个信息半衰期的问题:

信息也有半衰期。 信息的半衰期指的是,一半的信息量变得无关紧要或者彻底过时所需的时间。
以报纸为例,出版当天的价值最大,第二天再看,价值至少减半,所以报纸的半衰期是一天到几天。微信和微博的半衰期也类似,早上发的朋友圈,晚上就不太有人看了。至于即时消息或聊天的半衰期就更短了,只有几个小时。

我觉得城堡也有类似的问题,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解决方案,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大多数的资讯可看可不看,衰减和遗忘都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张立宪《读库十八条》

看到这种文字就莫名想仿写出自己《城堡》的十八条,我来试试:

自 2018 年《城堡》推出至今,已经出了八十期。每期按五千字计,已经有四十万字的规模。这八十期都是我独自面对电脑复制、粘贴、编辑和原创;每年作为总结、整理的特刊,里面相当一部分也是重新编写和整理。如果你是刚刚随缘打开链接进入这个已经开业 2 年的地方,那么,如何像你介绍这本「杂志」,最合适的导览员无疑是我。

  1. 《城堡》最初每个星期推出一期。从这种规律性的发布日期,以及用 Markdown 语言书写发布在网络上,原文链接加原文引用和个人评论的形式来看,它更像是 Newsletter 邮件通讯。但我更倾向于将之称为杂志,并且做为最终向书过度的一种方式:即每天积累阅读、一周左右记录总结成「杂志」,几年后将这些杂志删减、整理成「书」。总结的来说,《城堡》是个人的邮件通讯 + 电子杂志 + 电子书形态缓慢进化型组合。

  2. 《城堡》已经出了两年、八十期,并且还将继续下去。对读者而言,这可能算不上什么,更像是一种负担,毕竟在 语雀的文档库主页,光是纯文字的标题罗列都无法用一个普通屏幕展示完整,需要用上滚轮滚好几下。对于现在才看、怎么追得上、什么时候能看完等等问题不必担心,每期《城堡》的内容不算多,由插画推荐、书籍推荐、文章推荐、视频、播客推荐等组成,彼此都是独立完整的,没什么特别的关联性,只是我当时一段时间里随机看到内容的推荐。对于不感兴趣的内容匆匆略过,不点开链接,一期很快就看完,随时放下。毕竟,很少有东西是非看不可的。

  3. 最初做《城堡》,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想让那些「同类」以一种定期、完整、没有广告干扰的方式将他们一段时间在各个地方看到的让他们怦然心动的讯息分享给我,这些信息多半来自网络:公众号、微博、博客、播客、网站以及他们的笔记本里。这些信息不太可能出现在缓慢且无法点击的书、报纸和杂志里,他们发布在朋友圈、微博等地方,我也不一定能保证不漏掉。最好的方式就是现在这样,发在干净简洁的平台,有一个数字期数,让我一期接着一期的看、或者在某一天一次性看完几个月、几年的量,让碎片也以一种相对完成的形态出现。可以在地铁上拿起手机随意的扫一扫,可以躺在沙发上用平板慢慢看,也可以很有仪式感的打开电脑慢慢探索每一个链接背后的世界和宇宙。

  4. 我在当书店店员的某天,在书架某个版本的卡夫卡小说《城堡》封底看到这样一段话:「《城堡》寓意深刻,自始至终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梦魇般的气氛,令人回味无穷。卡夫卡借以告诉世人:人们所追求的真理,不管是自由、公正还是法律,都是存在的;但这个荒诞的世界给人们设置了种种障碍,无论你怎样努力,总是追求不到,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我在自己的城堡里记录、转载这些五花八门感动或者启发过我的信息,一开始就明白这种行为的意义虚无,它将会从很多角度来说都是失败的,只对一小部分人、一小部分瞬间来说是成功的。就像多年以前我无意间看到某本书、点进某个链接,不知不觉一看就是大半天,然后我就会忘记,直到再要等很多年才会因为某些事再度想起。不过,这个时候我多半是找不到了,而我的城堡如果给了别人同样的体验,应该还是能让人找到并重温的,这就是它为数不多对于我自己和小部分人、小部分瞬间的意义。

  5. 感动或者说触动是一个很玄学的事情,对一个人来说感动的事情,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就是发臭的心灵鸡汤。《城堡》到了后来不再定期发布时,让我决定不做其它事情而是打开电脑编辑一期的原因就是分享某个感动。这种感动我觉得越来越稀缺,尤其是随着年龄增长,我很少主动去看什么新的东西、认识新的人、去新的地方等等。刷很多很多信息,看很多书,含金量也越来越低。相对的,我也越来越珍惜这种不期而至或者终于找到的感动,分享之于,也是希望如果有「同类」遇见类似感动也能分享给我。

  6. 《城堡》的推荐并不追求数据、别人的感受等等因素。最大的标准就是我个人的喜好和感觉,有时候可能一千字里有九百多字都像是一团团棉花般柔然无力,但偏偏有一句话如同重拳击中胸口,这就足够了。或者就单纯的、没有理由的,看到就觉得舒服,身体自然而然生出某种情绪,本能的做出某种反应:突然的沉默、思考、微笑或者悲伤。我要找到的就是这类东西,它们能让我觉得不错,或者它们是由某个个体凭借某种单纯的本能和需要创造和表达出来的。而不是以开始就预设我身上我的某个弱点,诱骗我来帮助对方增加点击、购买某个东西等等。

一口气到头,我编不下去了。

方方与韩寒的三次交集

曾经目空一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叛逆少年,现在到中年都成熟稳重了,搁笔不写了。已经65岁的老作家,却还是那么天真无畏。而更年轻一代的作家呢,都还没有冒出来,甚至我们都觉得,不会再出现那样的作家了。

总感觉韩寒对很多曾喜欢文学的少年来说是森林中另外一条路的符号化,看他的时候就像在说某个十字路口,我主动或者被动走了一条路,如果不是的话,另外一条路应该就是他如今生活的样子。

《独唱团》十年祭:只怕那些歌声再无回响

《独唱团》十年祭:只怕那些歌声再无回响

不知不觉就十年了,谁能想到后来连岳、咪蒙用文字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罗永浩做出了几台手机,并且我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失败」之后他又去了直播带货的风口。另外,不知道那个写「风在算钱」诗歌的孩子,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70 个优秀中文 RSS(持续更新中......)

朋友告诉我的,因为发现这里城堡也在里面,虽然编辑把地址上下搞的有点错乱。

这辈子 (豆瓣)

s33603689

我本身也是个偏内向的人,所以不怎么主动和人聊天,更不用说和老人聊天,看这类书算是一个补充。
另外,最近新工作的食堂的主厨大爷十分健谈,碰到人就主动聊天,我倒是被拉着零零散散听了一些东西,还挺喜欢和老人聊天的感觉。
这时候就又不得不说人是一种故事型的动物,之前觉得饭菜还不错,在听完这大爷的一些事之后,感觉饭菜更棒了,这应该算是类似广告的某种光环效应。
不过这类书我好像没有看完的前例,上一次碰到类似的书是《姥姥语录》,标记了想看,现在应该是五六七八年过去了,我依然还只是道听途说了几句书中的内容,没有完整的看完。

城市:凝聚人类文明的世界名都 (豆瓣)

s33588569

看到时间线上有人对这本书激动的要做个视频,然后我就标记了想读,不知道那个朋友最后做了视频没有。


更新日志

没什么特别的更新,就是再说一声,万一哪天这个页面访问不了,并非出现什么问题,就只是我单纯的将可见状态取消了,一个月总会随机开放个两三天的。
另外最近开始新工作,单纯的体力活,上班时间加通勤差不多十二个小时,六点多起床,七点多回家,所以,平时也没什么特别的精力和时间做其它事。
就是突然想起之前很喜欢的某个博客,当然,现在已经无法访问了。大概就是个到处做体力活临时工,然后顺便玩的人,偶尔写写博客,看的人很少,我也忘了从哪绕到他那里去的。
有阵子我非常羡慕那种状态,就是总能在碰到各种各样的「底层」人,而且身体在压榨之后,好像精神也跟着压榨出某种东西,这种东西很难描述,反正我当初看他的博客是完全被惊艳到,不同于任何一种其它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松松垮垮。
最近我好像有那么一点体会到他的那种感觉,或者准确的说是某种精气神,非常棒,当然,也仅仅是一点点,反正我也无法准确描述那种状态。
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就是单纯的累和某种绝望,也说不上绝望,但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夹在在希望和绝望之间的某种可以量化心态的词。
最后,在找本期封面图这种时隔很多年的照片时顺便翻到了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有一段截图,出处写着《悠长假期》,我也没看过这个电影或者是书,也不是很确定,但这段话还是不错的,就当自我疗愈:

我们可以换一个问问题的方式,不必问在一艘快沉没的船上只能救一个人救谁,而是买啤酒时顺便买了烟火,在一个空气微风的夏夜,你愿意和哪一个人一起放烟花。

文档信息

  • 城堡是一份前书店店员做的主要自用,顺便分享的个人网络杂志。
  • 以往的几个网站陆续停更,请统一在 语雀 查找往期存档。
  • 文档二级标题及颜色不同部分一般都是超链接,打不开请科学上网或者自行搜索标题阅读。在网页端阅读长文章建议使用 简悦 SimpRead - 如杂志般沉浸式阅读体验的扩展 微调背景、字体等细节后阅读
  • 本文参与了「利器x计划」,通过 CC BY-NC-SA 方式分享,即署名-非商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