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tu20200612-192148

我在微信搜索一个姓氏时,看到了另一个名字,和我要搜的同一个姓,所以同时被搜索出来。
我点开,朋友圈的封面还是老样子,但永远不会更新了。
第一次见她应该是在家附近的一个二十四小时书店,因为她长的矮小可爱,所以有点印象,后来我去市中心另一家书店做了店员,她换工作也到了那,相处熟悉之后她说起在那家二十四小时书店工作过我才明白这种眼熟的来由。
后来的事我也曾写过,她去世了,我跟几个同事一起去参加了她的葬礼,很年轻的女孩,有相爱的男友,有疼爱她的姐姐,很爱笑。
她在书店负责的区域是少儿馆,那时候店员流动性很大,后来的少儿馆负责人要离职时,我总是会说起她来,以一种闲聊中随口一提的方式,匆匆略过。
可能是出于少儿馆里那本《寻梦环游记》回本里说的: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我就是想让多一个人知道这里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
后来,我也离开了那家书店。

就今天,我刚搬到新租的房子,离父母家并不是特别远,走的匆匆,行李也没有带齐全。
长沙的夏天很热,下午两三点走在路上甚至可以偶尔看到气流在路面变形的一种焦灼,我扫了一辆助力车回到家打算拿点东西。
父母这个点都不在家,我推开房门,一个人在家感受寂静的住了很多年的房子,忽然没来由感受到一种和死亡味道相仿的伤感。
人类的生命很短暂,我们都是普通人,大半的时间也都困在各自的工作里,为碎银几两和三餐一觉奔波。时间随着年龄呈现一种越来越大的惯性,这个家这十年来大体一直没有变,也正是这种不变,反衬的我们一家都在变化。
父亲的牙齿和头发越来少,以前沉默寡言从来不管我,现在也开始操心我找女朋友和结婚的事。至于母亲,唠叨一直不变,只是近年来更厉害,有一天我回家很晚,看到她躺在床上看电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电视也没关,一闪闪的屏幕光在黑暗的房间里,我很久没有观察母亲的脸,就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她也老了很多。
所谓死亡的味道,就是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也开始一种衰老,有一天我要听不到母亲的唠叨和看不到父亲了。
这是一种任谁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从某一个时间起,人生就不在是得到和成长,而是走向是不断的失去、衰老。
从这个瞬间,我大概也感受到了一丝父母催促的理由,他们有一天不能再照顾我,而我应该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孩子。
我应该过一种安稳的生活,不在到处跑、三餐不定,吃的乱七八糟。
有时候角度互换,我大概也能明白的,如果父母下班后没有按时回来,或者他们吃着泡面之类的食物,我也会管着他们。

说归说,可是生活依然很难的样子,有时候我自作聪明想让生活更容易一点,加速一些东西,但最终都会让生活变得更难,以至于不断的透支着未来。
很多时候,我都有一种冲动,就是卖掉房间所有的书还有这台电脑,不再看书和写作,总是怀抱一种自己无法实现的想象去拖累本就陈重的生活,但拖延症一直在蔓延,电脑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书也越来越多,只进不出。
在我买来还没看的书里,有一本可能纯粹就是因为喜欢名字《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
这个名字的意象或者可以换一个能更具象的描述,我要怎样在葬礼上描述自己的一生。
光明的地方和黑暗一样多,大半都是庸常和琐碎,对这个世界总是带有一种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