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cd023cab866fa96226848cfcef5f8a 459×248

p的女友在株洲大学城里开饭馆,他也跟着在隔壁开了一个,最近准备开业,拉着我和c帮忙去搬东西,加上c也有做生意的打算,正好去看看。
出发的时候下起大雨,全世界都被雨声包裹着。
车没有走高速,在被绿树包裹着的小路上穿行,坑坑洼洼的颠簸让我突然想起来早几年父亲还在开卡车运砖时开的也是这条路,那时候偶尔请不到工人卸货,我会坐在副驾驶跟车,有时候母亲也会在,天不亮就出发去砖厂,天亮后到达工地,一整车砖要卸很久。
大学城环境出乎意料的好,几所学校夹在山水之间,中间有一个小广场,旁边就是朋友饭馆所在的美食城,在三楼的天台放满了五颜六色的椅子,很像青春偶像剧里的布景,站在栏杆旁边就可以看到下面的广场,和远处的小山小河。
当时正好是傍晚,广场上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摆摊,大人牵着小孩出来散步。
把朋友店里的东西搬完,正好到饭点,学生这两天正好放假,但有些还没有离校,加上附近的居民,他女友的生意倒是不错,我和c也就帮忙招呼客人,以至于到后来被误认为是服务员,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的时候也被人叫过去催菜。
八点多已经没有新客过来,厨房做了几个菜,几个人喝着啤酒吃火锅,闲聊。
c在株洲刚好有朋友,于是又约着去k歌吃夜宵,问起我在株洲有没有朋友。
我想了一圈,想起在朋友圈刷到以前的几个大学同学,毕业后还一起奋斗过几年做电商,其中一个就是株洲人,正好他最近结婚,几个人应该都在株洲。
只是很多年没见,境遇天差地别,我也不是善于交际的人,只是想了想就干脆就摇摇头。
c的朋友是个大二女生,之前c在大学旁边开网吧时认识,挺喜欢吃,本来我们晚饭吃的迟,没有特别的夜宵需求,但女生特别想吃新开的一家小龙虾,于是就唱完歌过去吃虾。
这家店的装修又被做做旧成上个世纪香港的风格,和在长沙时去过的一家店很像,第一次见倒是觉得新鲜,看多了就乏味,不过也说不上千篇一律的乏味,对我这种不怎么说话的社恐,又没什么胃口,实在无聊就看看墙上的字体、海报发发呆。
等吃完已经是凌晨,p先送女生回家,然后他女友,最后送我和c回长沙。
p的女友让p干脆睡在我和c那儿,p坚持要送完回家,两人来回拉扯了几句,我记得她说了一句我肯定会等你再睡之类的,倒是莫名温馨,也替p感到高兴,终于又可以安稳下来,不用像我和c一样人到中年还像个少年一样如同浮萍。
路上又下起暴雨,整个世界再一次被雨声包围。
这次回去走高速,路很平稳。后排就我一个人,所以干脆就横躺着,车的天窗没有关,外面路灯透过玻璃能照进来。
我听两个人聊女人和人生,偶尔睡着,偶尔插几句嘴,大部分时候都在发呆,迷迷糊糊想着一些零零碎碎、不着边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