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ca0cc951074566a44431d51f494bbc_th

🎵 豆浆油条

睡前无聊翻苹果播客的推荐看到《八分》216期是路内和梁文道谈九十年代,听了一会,有熟悉的地方,但大部分也感觉陌生。关掉播客回头一想才明白他们说的九十年代和我这种九零后出生的九十年代不一样。

比如路内是1973年出生,他说的九十年代是他年轻的时候,二十岁左右所经历的九十年代,而我是九一年的末尾出生。当他们以年轻的身姿在祖国到处晃荡,随身必须携带刀子,打劫似乎是家常便饭,火车长途汽车上两头一堵,就是交钱,甚至有过每人五十,有人拿出一百,然后问劫匪找五十的事,有意思的是劫匪瞪了一眼还真找了五十。而等我能走路,幼儿园毕业,上完小学来到中学阶段后,治安已经好了很多。也就是中学生群架相对来说更多,基本上每个班都有一个老大,隔三差五能看到以班级为单位的打架斗殴事件。而小镇上的无业青年则多聚集在台球和游戏室,偶尔一些打架事件也会有他们参与,运气不好的学生也会被这些人勒索些零钱,零零散散这些更像是他们经历过后留下的一些尾巴,再往后,感觉上就是打架越来越少,不断有更多的东西在消耗我们。

我们的九十年代从回忆的感觉上就是从《西游记》、《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然后接着几部金庸武侠和《灌篮高手》的动漫,游戏厅慢慢没人玩,我在网吧开始看电影、玩《热血传奇》、《冒险岛》、《魔域》,再后来上高中读寄宿,每周末去网吧打开酷狗音乐都会听到熟悉的启动声音,批量往mp3里下载一堆歌,顺便折腾51空间,搞成非主流金光闪闪的样子,嗯,那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挂QQ,等级有多少太阳月亮和星星。写到这,我有点好奇现在多少等级,但是不知道是 Mac 版本没有等级显示,还是已经取消了等级,头像下方只写着Q龄14年,也就是说我大概15岁注册了这个QQ号,我还记得自己起的第一个网名叫童年很美。然后很多年前有一次重设密码之类的原因看到了曾经设置的密保问题,已经没办法答上来,或者错了几次才输对。比如说喜欢的人是谁,最好的朋友是谁之类的,我的梦想是什么之类。

可能是14年左右的时候,我生了一场病,从医院里出来后应该就是某种转折点,一些心态算是变了,好像有了个底,就是无论如何,生活也不可能更糟,以后的日子都算捡回来的,又工作了一年左右就辞掉了电商的工作。

话题到这里已经开始走偏,九零年代应该就是我的小学生涯,而2000年、2010年一直到现在2020年,每一个十年似乎都是分水岭般的存在,2000年充满了希望,甚至是有一种莫名的气氛,似乎整个国家和地球都充斥着某种希望,某种对新千年的展望,2010年我还在学校,除了快毕业那阵,其它时间应该也不缺希望,到了如今2020年来了一场全球性的疫情,其中透出的某种悲观又似乎和20年前形成某种对比。

小学语文课上似乎很流行那种写给未来的信、寄语新千年之类的东西,我肯定写过不止一篇这类作业,青春期的时候肯定也自发写过给未来女友的信之类。只是很可惜,年代久远,不可能有读者文摘式的鸡汤故事剧情,还能保存着,或者某个语文老师还有收藏,而我也当然无法在记忆的宫殿里穿行那么远,找到某些蛛丝马迹。而这也是我现在偶尔又开始写一些文字的理由,等下一个十年、二十年,至少不会有类似的遗憾。当然,也不是说电子文档、博客就没有风险,小时候写在纸上注定会遗失,而成年人写下一些东西存在电脑里很容易后悔,然后他们就会删除,特别后悔的时候还会把回收站也删除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