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睡醒,我觉得有必要记录这一会的状态。)

下午的时候,我无所事事,拿起一本书才开看了个开头,就在一句话上停留就无法继续下去,这句话让我沉思,以至于剩下的内容显得没那么重要。

若去往过去,最好的时间机器是记忆。

事情并不显新,只是词语的排列组合让意义显现成另一种意思,比如说就好像我突然发现人体其实像出厂的手机自带了一个时间机器,记忆通往过去,而想象通往未来。
看完这句话没多久,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没有睡午觉,然后就在下午大概七八点左右的尴尬时间段睡觉,醒来时已经是快十点,正常人应该开始正常夜晚睡眠的时间。而吵醒我的是看直播的声音,最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辞职在我这儿来住几天,这会正吃着配着啤酒吃夜宵,顺便看游戏直播。
我爬起来之前,在半梦半醒之间有些恍惚,隐约想起睡前看到的那句话,试图回到从前。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朋友也还没有发胖,这里也不是长沙,只不过是在朋友的老家,一个普通的周末,我走了好几里路,穿过田野,穿过他爷爷家的鱼塘,来到他的家里想玩会游戏机。
但很多东西阻挡了记忆这种老旧的时间穿越,成年后的经历和记忆慢慢如潮水汹涌过来,让时间和意识都定为于现在。
食物的香味让我想起还没有吃晚饭,去厨房找东西吃,里面没有开灯,另一个朋友正窝在在墙角对着一款手机应用唱歌,他形成这种怪癖的理由是厨房的回音特别好。
也是这哥们的声音让我彻底清醒,或者说这算是新朋友,近几年才有交集,没有什么特别遥远的回忆可言,以至于让我自娱自乐的回忆时间机器游戏故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