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014314955

之前有人问我快三十岁在想些什么,是什么感受之类的问题。
这是个笼统的问题,本质上应该是可能像问提前考过的人某种建议和答案,让自己以后面对时有个准备。
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开始提出了全新的问题,以前这种问题根本不会出现。
比如说,开始问:假如你真的一辈子都不能实现梦想,要如何在这种假设下开始新的生活。
这甚至不是一种假设,而是一种事实,在二十岁到三十岁这中间,经过大量的学习实践和社会毒打的反馈,尤其是金钱上的精准量化,开始明白自己的确做不了一些事。这类似于一个瘸子当不好舞蹈家,压根没人愿意买票去看,偶尔一两张,你能明确的看出来那是同情和好奇,而不是出于对技艺的欣赏,这些人也不会来第二次。那些可以实现梦想的人,他们的观众会慢慢增加,技艺慢慢成熟,人们用时间、金钱和口口相传投票,来让他慢慢确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所以这个瘸子在某一刻需要彻底面对自己要如何一瘸一拐站在这个世界上的问题,如果他还想不以跳舞的方式站在这个世界上的话。他也许会烧掉自己的「舞鞋」来进行某种原始人一样的仪式,或者开始对舞鞋进行一种去神圣化的运动,偶尔当成拖鞋来日常使用。
于此相比,其它的问题其实都不算问题,而是仅仅缺钱而已。尤其在梦想比较偏玄学,金钱在其中起到的力量并不绝对的时候。
昨天跟几个朋友去逛宜家,两个单身一个快结婚了,也是这个朋友提出要先去宜家看看。快结婚的朋友最关注的是床,我最关注的是椅子和桌子,另外两个对厨具和衣柜表现出浓厚兴趣。多年老友,深知对方品味和喜好,在经过一些样板间时我们会互相推荐,基本也错不了。比如那种性冷淡,一片白灰色,然后衣柜特别大的样板间一看就是为衣柜哥准备,他如今的家里还有很多衣服和鞋子居无定所,并且不断在购买新的衣物。样本间这种东西可能是一种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想象,吸引力取决于能勾起多少对方关于自身未来完美生活的联系。
三十岁的人,某种理想状态应该就是所谓的中产生活,车房、孩子和一年几次的旅游,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就不用说了,男人喜欢数码、女人喜欢的衣服和包包之类,以及各自的一些爱好等等。
当然,还有就是职业和收入。
除此之外,生活很多东西都是自然而然来找你,各种琐碎呈现一种切西瓜游戏式的状态,有时候也说不上困难,就是一种机械性的反应,西瓜来了切、橙子来了切,切切切。这些水果可以是任何东西,疾病、颓丧、某个亲友的去世等等。成熟的社会给了几乎任何常见事物的一套系统流程,从宏观上无情的看,切切切就是遵从流程的一次条件反射。
回去的时候吃完饭出来,发现外面突然下起大雨,很多人站在屋檐下躲雨,被迫感受这久违的清凉和暂停。
车就停在十几米的地方,朋友等的不耐烦,提议冲进车里,几个人就谁先第一个冲进行了友好的推诿,最终司机带头,然后几个人冲进雨中,颇有一种趁大雨不注意,打了个突击的错觉。
所以突然意识到自己到达某个年龄段也是这样的感觉,还没有做好准备,时间就趁我们不注意加速,只有身上的痕迹能够提醒一切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