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老达收拾行李走了,计划是先回老家,然后坐朋友的车去广州工作。
走的时候是早晨,我打算送送他,但又未免矫情,认识这么多年,加上最近两个月住在一个房子里,该说的话也都说过,多送这几分钟也可有可无。
有时候朋友就是这样,待在一起久了难免互黑而且有点生厌,可一旦房子冷清下来,干什么没人一起又显得无聊。
另一个室友猫总估计也是无聊,我们都是死宅,平常在家都是各自关着房门,偶尔出来晃一圈也是拿外卖,老达在的时候还好,会经常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给房子增加点生气。也许是老达带走了这为数不多的生气,猫总下班的时候带回来一只小猫,过了几天后,陆陆续续拆快递,几袋猫粮,吃饭喝水二合一的盆子,还有几个假老鼠玩具。
有时候猫总出去上班,尤其是上晚班,客厅偶尔传来猫叫也算是另一种陪伴。
如果猫有性格的话,我看到这只猫的第一眼起就明白这算是个内向型的猫,不知道是猫都这样,还是唯独这只如此,跟人都不太亲近的样子。有时候我打开客厅的灯,它会从沙发底下或者别的地方钻出来,就看我一眼,叫唤几声。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猫不喜欢猫总给他做的窝,总是出现在各种角落,放佛患有某种自闭症一样。当然,也没有完全自闭,只要有人出现,它就会马上钻出来叫唤几声。我觉得这有点像一个新租客一样,迫于无奈跟人打招呼,估计等混熟了,看它叫唤的不情愿的么样子,打招呼都会免掉。
我看书不进去,也写不出什么鬼的时候也会找老达打王者荣耀,一边在游戏里被人虐,一边语音聊天。
刚老达跟我说昨天无意间看到一个短篇小说,他看哭了,更加坚定了去广州重新闯荡一番的想法。小说已经找不到,他草草叙述了一番,大意是文章说了一种另类的情况,即未来你会遇到一个女人,并非某种常见的情况,比如要车要房一番作为之类的俗套,而是她很好,就特别单纯的你们在一起,但是她要求你上进。
也许是他的叙述有问题,也许是我的转述有问题,总之我找不到任何眼泪和让人特别奋发向上的点。
所以,他决定不再混日子,为了万一哪天碰上一个单纯的女人,可以对的起她和自己。
他还说这也是他昨天决定不打王者荣耀的原因。
罕见的我没有抬杠,也没有发表诸如我们已经是北上广要清理的快耗干的人体电池之类负面言论,并表达了鼓励和支持。
中年聊发少年狂,也挺好的。
游戏腻歪,我从书堆里翻出之前卖来还没有看过的书坐在床上看,房间过于安静,但天气太冷,懒得下床去桌子上拿手机或者开电脑放歌,硬撑着这种已经到达寂静程度的安静跳跃着看完了一个短篇小说。
其中提到《心灵捕手》这部老电影,讲了一些特别冷门而且我完全不感兴趣的点,唯一的作用是这个短篇的文风让我爬起来写下这篇,并且打开谷歌搜索了那段我记不清,但一直记得的台词。
那是故事的最后,主角即将开始新生活,他的老朋友说:

我每天到你家接你,我们出去喝酒笑闹,那很棒。但我一天中最棒的时刻,只有十秒,从停车到你家门口,每次我敲门,都希望你不在了,不说再见,什么都没有,你就走了,我懂得不多,但这我很清楚。

电影里我不太喜欢才华横溢却混迹在底层的主角,这哥们的才华更像是一层铠甲,包裹着自己,少了点坦诚相见,我更喜欢的是教授和这个朋友,他们在电影里和主角沟通时所展现出来的那些赤诚,一直令我无法忘记。多年以前喜欢这部片子,更多是看网络小说扮猪吃老虎式的快感,多年以后依然能喜欢这部片子,经过时间冲刷记忆自然而然留下的感觉更多的就是这份人与人之间交心的神圣时刻。

说起广州,我去过一次,几个朋友也都去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北上广这种地球游戏里似乎最热门的出新手村后的练级地点,我们都选择了首先选择了广州,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排最后的这个难度要低一点,没有北京和上海那么显得高大上。
当时一起去广州的三个朋友,我们都回来了,不是那种传统英雄史诗的带着宝藏回家,而是基于一种败者的姿态。一个失去联系,一个后来去了成都,在那里快速的经历了结婚生子离婚和各种事情,现在处于半失联状态,而我和另一个就一直窝在长沙,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这些年就这么过来了。

长沙最近好像就突然从夏天跳过秋天进入半冬天状态,此时外面冷风还裹着小雨,我现在窝在桌前写这些零碎,倒是有点像冒险者没有带回黄金、钻石和秘籍,在家里沉思,发现成功者和失败者们都是相似的,曾经的旅程唯一公平的是都给了人们经历。无论如何,精彩与否,当喧嚣褪去,都会静坐或者躺卧,来回忆或者记录那段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