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tachinu032
图:風立ちぬ - スタジオジブリ|STUDIO GHIBLI

🛋 一些推荐

KK 在 68 岁生日时给出的 68 条建议 - 知乎

在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激情所在时,追寻心之所向往往会带你误入歧途。对年轻人来说,更好的格言是:“精通一件事,任何事。” 在精通一件事的过程中,你可以顺着带给你更多快乐的方向继续深入,并最终发现你的心之所向。

编辑这条时是 2020年12月29日23:28:02,正好是我 29 岁生日,好像大概我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段出生的,碰巧翻到这篇,重读几遍。

在上海开店的人 ep.1 韦一木的一木家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

经常想不起来上B站,偶尔想起也只是因为要看看这位博主 @bopular 的视频。最近新系列「在上海开店的人」,有种用视频写散文的感觉,有机会去上海去看看这些店,如果还在的话,另外有读者也在上海,约着有机会吃饭来着。

灵魂收藏师 作者/文珍_ONE一个

一个大雨滂沱的仲夏夜,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无聊地听着体内两个灵魂闲聊,熟悉的困意阵阵袭来。梦里我亲历了那个女人的童年,少年。越来越孤独艰难的成年光景。我像一个陌生人在重重叠叠的梦境里不断为他人流泪欢笑。每天醒后都在纸上记下许多此前从未想过的字句。

我看的是纸书 《夜的女采摘员》 版本,和链接中这个有些细微差别,但大概差不多。我还挺喜欢这种走在路上忽然遇到某种奇遇的故事,毕竟单纯走路还挺无聊。

人海孤雄 序章

之前马伯庸推荐过作者的《重生之出人头地》,算是我近年看过最好的网络小说之一,背景为老香港的重生商战文。虽然主线是商战,但我个人特别喜欢其中的江湖武斗。这本书后来算是强行收尾,感觉等了很久,如今终于出新书,在公众号有一个修改版的试读,我每天在追,还是之前的题材,质量依然不错。

每天跑三公里,到网吧角落码字

10年寒假,我在酒店当服务员,一整月不休息,不但不休息而且白天做,晚上代班也做,疲惫无比,出了鼻血后擦了擦咬牙切齿继续做,一个月后,我终于凑齐了两千四百块钱买到了人生中第一台电脑。

我以前也短暂干过码字的事,似乎是个霸道总裁古风文,拼手速干了一天,写了应该一万字左右赚了几十块钱第二天就没干了,另外看着作者的经历也想起以前攒钱买笔记本的事。

二〇二〇年读书记 - 郝海龙

我试着描写一个真正的老人,一个真正的男孩,一个真正的海,一条真正的鱼和真正的鲨鱼。但如果我把它们写得够好够真实,它们就能象征着很多事情。——海明威


📝 浮于墨上

使用 浮墨 有一段时间,记录和摘抄了一些东西,挑了一些公开也没什么的碎片就单独当做一个栏目好了。单纯用工具名字浮墨感觉也哪不对劲,所以就凭直觉叫这个名字,一些零散记下的文字和摘抄简单轻巧浮于墨上。

  • 他們中間的年輕人匆匆忙忙地變成了兒孫滿堂的風燭殘年的家長,誰也不明白他們怎麼會有時間衰老的。《愛在瘟疫蔓延時》
  • 崔健的一句歌词:那烟盒中的云彩,那酒杯中的大海。
  • 路内那本《雾行者》后来看完了,不太理解其中雾气的描写。到宁乡工业区上了几个月班,大把的荒地,经常周末晚上往返,不管晴天雨天都感觉到一种雾气,灰蒙蒙的,这才有一天就突然明白。有些核心的东西也就亲历者才能明白。
  • 我还挺喜欢自己二十岁左右时碰到的互联网和一些人,不太喜欢现在的互联网,但我的喜欢与否也并不重要。当年用过的电脑一直扔在角落里,应该是再也打不开,而应用网页层面的东西则更加凋零,只剩下无数个无法访问。其实很多你想过的东西都有人写过和做过,只不过他们短暂的出现又消失,互联网没有记忆,人类的记忆也短暂。
  • 梦见腾讯要建立一个类似迪士尼的电子游戏二次元娱乐城,就在江的中心,我在桥边远远看到已经完成一半的城市,桥上围满拍照人群,景观很震撼.
  • 突然不想上班的心情和小时候不想去上学类似,另外难得午睡一次,这种醒来后的空空落寞之感也像极了儿时。但是,突然高中曾经很要好的同学打电话过来,只为让我帮忙在拼多多上砍一刀,又让这种混乱的情绪增加了一些荒诞。
  • 写作之难,在于把网状的思考,用树状结构,体现在线性展开的语句里。——史蒂芬·平克 ​
  • 在灵感买家俱乐部聊天,聊到个人电脑这类杂志,群友文章里的图片让我想起多年前看这类杂志时的经历。印象很深的的是当时附赠的光盘,里面会塞一些小东西,比如音乐、小游戏之类,那时候如获至宝,只是如今在也找不到那张光盘了。
  • 诗歌像狙击子弹,而小说散文等等更像是冲锋枪加特林。
  • 看到关于田中达也的文章,他已经更新了很久很久,而且是每天,就突然想给田中达也的画也每天写一个短篇,算是某种看图说话式的跟踪式挑战。miniature-calendar.com
  • 刚和关注我四年的老读者聊天,谈起不少一起关注的信息源,就都感觉同质化严重。我想比喻成人的阶段的话,最初我们关注的时候是那些信息源的黄金时代,少年青年时代,现在差不多算是中年油腻期了。这几乎是种必然,有些人能摆脱,有些不能,也是没办法的事。做为读者其实到了最后,除了继续寻找新鲜的信息源,最佳办法也就只剩下自己去创作了。
  • 想做个短期实验,就是类似好的内容值得被打印出来阅读,名字可以叫a4纸文摘什么的。
  • 刚随机看到关于超链接的这句,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这词损耗挺大的,很多内容你是没办法分享原链接或者说原链的层级被下降了,这事的一部分就像微信里只能通过淘口令去淘宝一样容易理解,是个利益问题。另一方面链接其实不那么可靠,因为链接背后的内容是可以更改的,除非你指向的是当时链接的快照截图。和「纸书或许是最好的长文阅读移动硬件」类似,最好的超链接也许是「时光机」。
  • 想把文字当相机或者说摄影机用还是挺难的,一个人内心的瞬念比起一闪而过的影像有时候更难捕捉,不是快门的问题,而是各种顾忌、误解和精确等等的问题。相比起来,图像影像都更有一种绝对性。
  • 刷推特看到一句话:「二十一世纪,网红打卡,真正的游记已经死亡。」
  • 从长沙到宁乡往返就像一个梦境,公交则充当了摆渡的功能,用以区分。
  • 「你有没有曾经花上好几天的时间好好读一本小说,而当你把书读完的那刻,一种奇异的忧郁感油然而生,于是你放下书,觉得心理莫名有点痛,发现自己在这个刹那的某些生命已经结束了,你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你希望自己可以宛如初识一般,在完全陌生的状况下重新再读一次这本小说,但你永远不能了。」——peytnhaag、
  • 长沙最近突然变冷,调休回家拿过冬的被子和衣物,先步行穿过郊外的工业区,又转乘公交地铁。路程无趣。幸运的是在地铁上刷微博,看到有人提及一本环保主题的小说《恰似天堂》,腰封上的话给我一种久违的某种事情被精准优雅描述的快感:「我们想要去远方,又想要硕大的冰箱。我们不停漂泊,却痴迷于巨大的床。」
  • 一个女人在超市被陌生人帮助,闲聊时陌生男人说长的像自己母亲,并开玩笑式的叫了几声。同一天,一个男人被也被陌生男人错认成父亲。这个男人和女人是夫妻,晚上回到家无意间说起此事,描述样子时发现是同一人,一旁的女儿则在今天好像看到了前男友。最后原来这不是巧合,男人只是想实现自己的愿望,毕竟如果他们在一起,他是应该叫他们爸爸妈妈的。#灵感
  • 就突然想到,直播带货其实也是一种对智能推荐算法的文艺复兴?和人工推荐文章没什么区别,你是愿意更相信一个偷听你打字和说话,分析你各种浏览痕迹的算法,还是一个至少活生生的人?好吧,尽管写算法的也是活生生的人,自己杠自己的话,似乎算法和人工也没那么大矛盾。
  • 文档末尾应该有一个类似德鲁克预期结果和实际结果对比的长期动态,比如城堡本身就是一个这样的动态实验,个人杂志以为这种背景和个性的人用这种方式在大概两年一百期后会是什么样。还有很多小的事情可以做实验,但实际最好拉长到一年以上
  • 做一期免费主题,即免费或者极低的价格能看到什么好内容,包括制作这一期的方式也要尽量免费,使用免费的工具来写,使用免费的字体和设计工具等等。
  • 做一期理想内容合集,挑往期最精彩的放在一期里,类似于如果城堡只能做一期会是什么样子。可能就一百期每期选一个内容,然后仪式感的封面之类也不能少。
  • 读者坐在书海感叹无书可看时实际上只是再说没有特别喜欢的书可看。
  • 信息的问题不在于它令我们分心且通常一无是处,而是在于它含有毒性。在更后面我们会通过对信号过滤和观察频率做更技术性的讨论,探讨高频新闻令人怀疑的价值。我在这里只想说,对于旧事物的尊重,应当使我们自发与胡说八道的现代新闻记者断绝往来,且决策者处于不确定状态时,应该奉行的指导原则是尽量少接触新闻媒体。每天轰炸我们的大量“紧急”新闻中,除了噪声外,几乎空无一物。人们不了解新闻媒体只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才能赚到钱,对新闻记者来说,沉默可不是金。056《随机漫步的傻瓜》
  • 之前加过一些读书群,不过都没有说话,纯粹参观。其中一个群里有人和我小时候用过的名字相同,是个中年很闲的男人,相当话唠,成天在群里晒书。偶尔我会瞟一眼,有一种影分身或者克隆人的意思。怎么说呢,倒不是我想成为他,就是觉得幸好很多生活并不能真的去过,其实旁观一看,并不怎么样。

📃 文档信息

  • 嗯,一百期了,时间过的很快。最近看到一句话说如果你觉得时间过的越来越快,那么是因为它们越来越重要。如果还有以后的话,「城堡」可能会更随意也更个人一些,就用这第一百期当成某种分界线也好。
  • 往期存档RSS 订阅邮件订阅
  • 文档二级标题及颜色不同部分一般都是超链接,打不开请魔法上网或者自行搜索标题阅读。在电脑网页端阅读长文章建议使用 简悦扩展 微调背景、字体等细节后阅读。
  • 本文参与了「利器x计划」,通过 CC BY-NC-SA 方式分享,署名-非商用使用。
  • 城堡相关问题:一个书店店员做的电子杂志,实现了多少人的理想
    (注:2019 年已从书店离职。)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