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真尽量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跟他人之间的矛盾就挺难避免的。

在究竟要怎么度过自己的人生这方面,看似有很多选择,其实也没多少,就一种性格决定命运的感觉。

老实说我预料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挺惨的,半自闭的状态吧,跟亲戚应该会疏远的差不多,几个老朋友陆陆续续结婚,应该也会少很多往来。然后我过了三十岁,我爸妈要还没办法接受我这种人,估计要么气疯,要么真断绝关系了,其实现在也是除了催婚基本无法聊任何别的东西。

虽然有时候会有莫名其妙的自信,但大概率我未来的剧本就是孤独终老,一直零零散散的做一些工作,也攒不下钱。然后业余可能就看一些、写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过去证明不具备什么商业和某种意义上的价值,未来肯定也是那样,理论上这些都是和抽烟喝酒差不多类似的消遣。

最近又看到北野武那个一年总能刷到几次的跑车故事,据说出自《北野武的小酒馆》,可能是这些书在某个群体里销量太好,而我又关注了太多这个群体的消息。

大概就是北野武富裕之后买了辆跑车,发现自己开着的话就看到不自己,干脆给朋友开,然后搭出租车跟在后面跟司机说前面那辆车是自己的。

这个故事没少被放在鸡汤里,但我至今也看不懂其中的道理,只是觉得好玩,

有时候做梦,梦见自己回到一些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发现即使在梦中可能有后悔的情绪,但让我再选一次,即使抱着后悔,明知道结局的心态也还是选一样的路。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解释这种选择,那也只能是命运了。

我好像越来越没办法写非虚构的事情,一旦涉及到具体的人和事,出于隐私、尊重以及自觉无法写的清晰等等原因,写着写着还不如不写。也试过略去来龙去脉,但也就像写到这里一样,云中雾里,不用过几年,几个星期之后我自己也会对着这种说了一堆情绪,然后具体事情一件没有的文章感到疑惑。

还不如写虚构,半真半假,或者完全虚构,把情绪揉进另外一个具体的故事里。那个故事最好发生在另一个不存在的国度,每个人在每个国度都有不同的名字,就那样也挺好的。

强行回到北野武和跑车的故事,写作至少有一个好处,你是能在写的同时看到自己在文字里兜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