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在你选择之前的世界

白镜公司又开发新玩法,一个内测中的小程序,让老陈得以站在自己的人生数据面前做更多可能性尝试。

这次的玩法叫:在你选择之前。

顾名思义,就是让你回到选择之前。

白镜在分析你授权的数据之后,标出一些关键时刻,比如中考、高考、遇见第一个喜欢的人、跟前任说分手以及选什么专业、进入什么公司和提出辞呈的种种时刻。

老陈给了权限,然后看着满屏被标记的时间轴,颜色越深对人生影响越大。

近几年最深的那个点是在三年前,发生了一场意外,从此老陈的命运急转直下,不仅花光了之前攒下的钱,还借了很多贷款。

没过多久,他爱上一个女人,这次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毁掉的差不多,每个月那点当苦力换来的钱也就刚好够利息,没有主动追求对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当朋友,又比朋友更频繁一点的相处着。

这些闪烁的点让老陈又陷入一种选择强迫症,这让他想起以前上学时,尤其是高考的时候吧,面对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卷子,都是自己不会做的选择题时的情景。高考他没有几个选择题答对了,事实上如果把人生当做一场考试,他不断选择,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活生生是一个不及格的失败典型。

闭上眼睛,老陈选了一个点,程序启动,意识上传。

世界模糊随后清晰,老陈身处在一座山上,他看了看远处的城市,确定是沙市,沙市只有一座算是旅游景点的山,叫路山。

老陈很少爬山,也从不自己一个人爬山。近几年跟谁爬过山,努力回想还是能想出来的。
一一否定之后,他猜大概率是叫凤梨的女人。他等了一会,在上山的人群中终于首先看到了凤梨,那么她旁边的当然就是自己。

这是老陈第一次通过不是镜子或者照片之类的东西看到自己,就这么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看到自己迎面走来,还是躲躲吧。老陈往人群里挪了挪,避开自己要看过来的目光。
那是过去的自己,就叫小陈吧。
小陈看上去很轻松,很开心,正和凤梨聊天。

山顶有洗手间,凤梨进去后,小陈就在边上的长凳等着。他似乎觉察到什么,往老陈的方向看过去。两人视线对上,老陈觉得整个运转的世界像突然踩了刹车一样停下来。
事实上的确如此,除了自己和对面另一个自己,整个世界都凝固下来,其它人都原地不动,连天空中的鸟也如同被粘在空气中一样一动不动。

长椅上的小陈朝老陈招了招手,老陈只是一愣神,下一秒就坐在了小陈旁边。
「已经很久没有其它平行世界的我来看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老陈能感受到小陈很孤独。听说双胞胎有时候能感知到对方的情绪,也许,就是类似的感受。
老陈说了来这里的缘由。
「白镜?又是白镜,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白镜只是个幌子,在那个世界的你还是放不开想象力,总想着找点科技之类的缘由让自己的幻想合理化。」
「只要你在一个平行世界待的足够久,你就不需要那些理由,言出法随,随心所欲就好。」
说着,小陈站起来,一步两步朝着天空走去,每一步就好像空气里有看不见的台阶一般,他走到凝固在半空中一直掠过的鸟儿旁边,将它的翅膀折叠收起。接着,好像空气中的台阶消失,他掉了下来,老陈正想跑过去接住他,但迟了一步。不过小陈也没事,在快落地的时候空气似乎又成了一张蹦床将他弹起来。接着,小陈又伸出手,指向远处整个城市最高的那栋大厦。转瞬就调换了位置。两人坐在了楼顶上,看向刚刚身处的山顶。
小陈又抓了一台自动贩卖机在楼顶,踢了两脚震出两瓶水,将其中一瓶递给老陈。
一口水喝下,老陈感受到风吹过的感觉,云也开始流动,莫名的,老陈想起那只在半空中被收起翅膀的鸟,不知道怎么样了,应该就像人走路被拌了一下。
「你在这个世界还好吗?」老陈问道。
「你是指哪方面,你来到这个节点,应该是说我跟凤梨吧。就在半山腰的地方,我跟她表白了,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岔开了话题。」
「感觉呢,你感觉她是答应还是没有答应。」
「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回答,很多话都在沉默里。你非要我给个答案的话,那就是拒绝。」
老陈听完,不知道怎么,显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感觉。果然人生几大错觉里,排行靠前的就是她喜欢我。
「爱情真是比世界还难懂的东西,你在这里几乎拿到了整个世界的规则控制权限,时间、空间任你摆布,却还是对感情束手无策。」
「其实这倒也算公平,我也借着由头去其它平行世界看过,那些爱情一一帆风顺的世界里,没有一个自己可以控制世界,可能也算一种补偿吧。」
「而且很鸡肋,你控制规则的时候别人看不到,整个世界就像单线程运转一样,你随心所欲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停下,别人根本感受不到你的无所不能。」
「很快就会腻的,而且两个人没有在一起并不一定是坏事。」
说着,小陈伸手向远方的山,世界停止又恢复,老陈站在人群里,小陈坐在洗手间门口的长凳上,一只鸟在半空中跌落又挣扎着恢复飞行姿势朝远处飞走,凤梨从洗手间里出来,两人并肩下山。

老陈点击退出按钮,下线回到世界里,这个白镜的服务莫名其妙,可能还是内测的缘故吧。
我就这么过去,然后知道结果,然后回来,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总得做点什么。
他拿起手机,点开凤梨的聊天界面,打了很多字,然后又删,反反复复。最后还是简单的写道:我爱上你了。
一分钟,两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回复。
老陈盯着聊天框下楼,打算去马路对面的便利店买瓶水,过斑马线的时候把手机收起放进了口袋。过到一半,手机震动,他低头看向屏幕,然后一辆车正好撞来。
在半空中,被撞的迷迷糊糊的老陈停止时间,锁定了空间,他在半空中扭正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踏空走向凝固在前面空气里的手机。敲了敲手机屏幕亮屏,面孔识别还能用,手机解锁进入聊天界面。
不是凤梨的消息,是一直被单方面用来当传输工具、备忘录的传输助手发来的消息:「过马路不要看手机。」

小陈正在沙县吃炒饭,沙市已经进入夏天,远远看向外面带马路,空气似乎在燃烧一般扭曲着。
一个人正在慢慢的朝这边走来,小陈感到熟悉,停止了世界,左手将将远处的人拉进来,右手从饮料柜里隔空取出一瓶汽水。
「你怎么又来了?」
老陈接过汽水,闷了一大口。
「过马路看手机被一辆汽车撞飞,半空中我领悟了世界的规则,但第一次用不太熟,看完手机消息后落地,又被一辆货车压碎了身体。」
「什么消息?」
「不是你发的?」
老陈得到肯定答复后,猜想可能是其它平行世界的自己。
「你社保里还有多少钱?」
「没算过,估计没多少,不过能维持个一年的服务器费用应该没问题。」
「那还行,及时行乐吧,别想太多了,时间一到你的数据就被抹掉,再死一次。」
小陈低头吃完最后一口饭,继续说道。
「到时候,无数个平行世界的我们都一起消亡,你也就不用再纠结各种选择问题。」
沙县老板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其中一个过来收盘子时多看了一眼老陈和小陈。
「陈重,没听说,你也有个双胞胎兄弟啊,这是,哥哥还是弟弟。」
「是我儿子。」
「我是他爸爸。」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
老板笑了笑,里面另一个正在厨房的老板也笑了。
两人出门,小陈问老陈打算去哪,图书馆还是电影院。
「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老陈突然来了一句。
小陈苦笑,摇摇头。
「咱爸妈手机都用不熟,数据没有上传,这个世界没有他们。」
老陈叹了口气,现实里这会爸妈应该守在病房里吧。
看向外面的夏天,突然想起十几岁时的暑假,说不上哪一天,就是无所事事没有目标,父母出门忙,自己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但也不知道具体,做什么,电视很无聊,不断的换台,也没有什么,书看,基本作文书都快被翻烂。
时间,似乎很慢很慢,很久很久之后天才会慢慢暗下来。等父母回来做饭,时间才恢复某种正常速度,自己也不在孤独。
「去图书馆。」
这次小陈没有使用规则,两人往地铁站走去。
在进图书馆之前,小陈突然说: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已经疯了。现实怎么可能让你暂停时间?文件传输助手怎么可能给你发消息?这个数据世界又怎么会这么折腾给你的数据分支出这么多不同版本的平行世界来浪费资源?」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来到图书馆二楼的杂志阅览室,会看到另一个陈重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也许是不习惯空调,打了个冷颤在慢慢的醒来。
而在附近购物广场电影院里同样也有一个陈重正在看着电影,也许是太过无聊正在慢慢睡去。
在这个城市里,每一个陈重喜欢去的地方都有一个或者几个陈重在无所事事的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