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气球人

老陈在吃饭时脑子里蹦出个灵感,一个人憋着气就能飞起来,像热气球。
为了防止忘记这个灵感,他还特地写下来,名字就叫气球人。
一个星期后,他再次看到这个灵感,打算多写一点。
他不知道如何让故事开始和结束,只能让自己变成这个气球人。
首先他关上窗帘在家里练习,在打碎一个水杯之后完成了最初步的练习,在空中失控的时候有点像宇航员。

周末他去郊区,那儿有废弃工厂,他带着一捆绳子,爬到顶楼,系在楼顶的一根水管上。
风吹过来,吸一口气憋住,像风筝被吹上天空。慢慢呼气,越来越重,顺着绳子又落回原地。
「如果这是在超级英雄的宇宙,我应该是气球侠。」老陈这样想过。
可是,在现实世界里并没有做侠的机会,还是气球人这个称呼更合适。
气球人最大的用处是在挤公交时,上班一天已经很累,老陈调整呼吸,在呼吸的间隙里让自己的身体可以轻那么一会,脚尖微微离地那么几毫米,别人看不出来,自己轻松不少。

问题出现在一个周五,最后一趟公交人不多,老陈睡着了,司机似乎也精神不济,停车时来了一脚急刹。老陈从公交车最后一排没有落地的飘到了中间车门旁的座位上。幸亏醒的快,他拉住了一个座椅。
正常人被急刹车,应该像一个沉重的皮球,而不是像一颗轻飘的热气球。
司机没有发现后面的异常,但有一个人全程目睹。
场面很尴尬,老陈装作若无其事下车,那个人也下车。
老陈知道她并不在这一站下,在这里住的太久,他对这里的很多面孔都有一种熟悉感,尤其是女性。

从站台到家还有一段距离,路上没什么人。
女生走到老陈前面,蹦蹦跳跳,一步两步,没什么特别。但三步、四步,她脱离地心引力一般飘起来又落下。
半空中她回头,朝老陈笑。

女孩管自己这种能力叫宇航员,称那种蹦蹦跳跳的走法为月步。
那天之后,他们约定一起下班,并且换了一条更远,也更偏僻的路散步回家。
宇航员用月步,像被遗忘在地球的嫦娥,而老陈像一颗失控的热气球。
第二年的时候,两人还是这样,只是会牵着手,老陈帮宇航员拿着包。
并且,老陈发现一个可以飘的更高更久的办法。
接吻的时候,呼吸和唾液只在两人之间流通,身体比以往更轻,很快就能飘到云层之上。
两人看到最清晰最美的星星和月亮都是在接吻的间隙。

气球会爆炸,宇航员也会返航。
第三年两人分开,宇航员去了别的城市,老陈也搬家。
有一次,晚上路过那里,重新走了一遍当时的路。
那时候老陈已经对气球人不敢兴趣,似乎体内的空气也感受到这一点,不管如何憋气,如何控制,老陈也失去了飘起来的能力。

「月色真美啊。」老陈感叹着,然后永远的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