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法的智能排序很有意思,我刚想打一个屎字,因为几乎在文字表达里用不到这个字,所以排序极端靠后,翻了几次才翻到。

最近在群里看到炸屎特效,就想起童年玩鞭炮时的情景,什么都想炸一炸,当然也炸过屎,不过主要还是炸牛粪。

这特效能火,也许也是一波情怀吧。

炸屎这事其实细想还挺少年,成年人是不会炸屎的。

以前在书店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是常客,也不上学,也没看到他的父母,几乎把书店当家,如同丐帮高级弟子,口袋里总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有一次应该是上班很闲,没什么人,我和同事就跟他闲聊,听他讲自己的传奇经历。其中就一段大闹仇人的婚礼,具体细节我也忘记,大概就类似用弹弓打别人,扎别人车胎之类,一种未成年人报复成年人的方式。

现在想起来还挺「炸屎」的,我的意思是,你要真想恶心一个人,没有比在别人上厕所时去炸屎更恶心了。

业余在做一些文章推荐之类的事情,其实主要是孤独,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可以做,去外面晃的话又更孤独,然后强行联系,也很像炸屎。

怎么说呢,其实在网络里找到一篇好文章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数据之外的好文章。一个好的作者也不一定会一直写好文章。一个渣渣作者,天天发广告那种也说不准哪天就发个好文章。然后成千上万个可能性,你订阅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内容,如果按照某种标准,一千篇文章里只有一到五篇你认为的好文章,看完之后心灵舒适、如阳光普照,脑子和灵魂更像被按摩了一般,或者挑战你的认知,对着你心脏来了一记百万吨重拳。那么剩下的,也不能说大多数吧,但至少十分之一像个粪池,尤其是比屎还臭的一些垃圾广告。所以理论上,这也是个炸屎的活,为了一束鲜花,你得潜入屎海游泳,扔炸弹。

其实也不必非得如此,看书就好多了,编辑们算是屎海先锋,虽然品相不一,但至少已经把花给挑出来,或者说,就算是屎,那也是排列整齐的屎。

但又怎么说呢,也不是受虐倾向,就是总看书,还是少了点炸屎的乐趣。

小时候一帮人拿着鞭炮在外面晃悠,什么都可以炸,但终究还是没有什么比在路上遇到一堆屎更另群体兴奋,然后积极跑动起来。

鬼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个,我只是觉得太久没有写点什么,然后想消解一些把更好的内容推荐给更好的读者之类的某种不必要的崇高精神。

然后我想知道写到少个屎字可以把输入法的优先级提上来。大概看了一下,优先级大概提升了十几个名,终于可以在第一排候选页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