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122:愿欢愉永远陪伴你们左右

p2608503693

你好世界 (豆瓣)

电影里有不少和书有关的剧情,男女主都很喜欢书,放上图作为本期封面主要是书多,下面这个场景我也很喜欢,夏天两人推着一车书路过河边,休息的时候聊起彼此喜欢的书。

p2595096090

答学生问2106

学期的最后一节课,文章作者远子设置了一个问答环节,可以问任何问题。

有学生问:「当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觉得很孤独,但是和朋友一起玩又觉得很空虚,感觉陷入了另一种孤独,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请问该如何摆脱这种负面情绪?」

远子回答:「我觉得这是一种十分正常的情绪,不该试图摆脱它,而应设法与它共处,使之升华。克尔凯郭尔在日记里写道,他曾参加一个舞会,他是这个舞会的中心人物,所有人都围着他转,但舞会结束后——他打了一个破折号,并在其后写道,这个破折号应该像地球运行轨道的半径那么长,因为他想开枪打死自己。这段话可以视作你刚才这段描述的一个极端的文学版本。」

我喜欢这段描述:「这个破折号应该像地球运行轨道的半径那么长」,是我今年见过最孤独失落的破折号。

祝各位同学一路平安

「所谓声誉,最重要的是你最爱之人的评价,那些愿意和你建立真实的关系之人的评价。
如果他们给你打了一个大大的差评,那么你获得的无数赞誉也毫无意义。
愿每一个同学都能走进真实的世界,关注真实具体的人,拥有真实的友谊。」

罗翔老师清空微博之后的文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经历过的很多平台都是小而美,大而「废」,废到劣币驱逐良币。

希区柯克在接受采访时被问你对快乐的定义是什么?

「一条清晰的地平线,什么也不用担心。生活中仅有富有创造性的有没有破坏性的事,我有些敏感,从一个易怒的人口中说出的重话,如果他们与我关系比较好,会让我伤心好几天。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总会陷入各种情绪中,叫它们负面情绪吧,但把这些都舍弃后,那时你向前看,前方的路无比清晰,之后你才可能创造一些东西。我认为这是我想要的那种快乐。」

像仓鼠一样追踪杀人犯

桶川跟踪狂杀人事件 (豆瓣) 中文版 2021 年 2 月份出版,这篇文章是对 63 岁的作者清水洁的采访,有两个点我印象深刻。

第一是当受害者家属不愿意接受采访时,清水洁这样表达后基本没有人拒绝:

「您说得很对,对于逝者来说,采访于事无补。那为什么还要做呢?就是为了防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无论我写了什么,无论家属们再怎么哭泣,逝者都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了,这实在是非常残酷的事实。可是,我们可以防止别人也经历同样的痛苦。您可能会觉得,凭什么就我家这么不幸?为什么要为别人的幸福而拿我去献祭呢?如果您这么想,我也非常理解。如果您觉得,虽然我的经历可能会对别人有帮助,但我就是不愿意接受采访,那我尊重您的选择。」

第二是作者发现日本电视台曾经让受害者家属受到过伤害,正好被邀请去工作,于是抱着「好吧,那我就从内部给他们来个大改造吧!」的想法以 44 岁的年龄通过了考试,半年之后,等他有发言权,搞了一个报道伦理学习会:

「那天会场里来了两百多记者,我把猪野夫妻也请来了,跟他们说“今天你们就把日本电视台干过的坏事都说个遍”!他们说完之后,当年参与报道的记者、摄影师们都哭了,一直跟猪野夫妻道歉。
从那儿之后,我一直在日本电视台负责记者的培训工作,干了19年。记者手册也重写了一遍。直到现在,我每月还在给新记者上课。」

《LOST》:不会告诉你攻略的「非典型」独立旅行杂志

「让骄阳来暴晒你。让雨水浸透你的鞋。让风吹乱你的头发。让泥巴弄脏你的衣服。让高温炙烤你的肌肤。让岩石割破血肉。让凉风深入骨髓。让暴风雨凶猛地来怼。让深夜来剖析你。让寂静把你的心撕碎。让浪涛把你拍倒在岸上。让宇宙拿回控制权。让自己放手。」

作者最触动的那个设计师故事也挺触动我的,另外我又想起另一个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写作者,之前城堡也推荐过他的博客,但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访问,最近偶然发现这个博客又能访问了,算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郑所谓

我来说下开发这个app的初衷吧。 十年前我尝试过晨间日记+ - 即刻App

「塞拉维,即法语的 C'est la vie,就是「这就是生活」的意思,和我「记录当下」的想法很相似,所以就当做了app的开发代号。」

.IMG_6519~imageoptim
终于有人做了这种时间轴的流水账应用,展示效果不错,上面是我其中两天写的内容。之前我用浮墨做过一阵子,浮墨胜在输入方便,平台多,而且通过 api 等手段都是一步输入。塞拉维用起来就阻尼感多了很多,点加号还不是直接输入,还要点一下文本。多一步对高频率使用流水账影响还挺大的,不过处于测试阶段就都还好,买断价格也能接受。我在考虑用这个写,然后导出到浮墨里加个流水账之类的标签。

小鸟问答 Vol.6

「都有什么新的免费内容?
一直计划当中的、最重要的是一个大栏目:小鸟推荐。
它是一个推荐书的栏目,会整合我们过去的“先睹为快”,还有“发现经典”。
每天都会更新,一次推荐一本。我们会选择书中的某一篇章发布,因此相当于一种试读。
这也顺道回答一位读者,他说:看到了曾梦龙的名字,我是以前《好奇心日报》图书推荐栏目的读者,我想问下他还做图书推荐吗?因为那个栏目我读了很多好书。
就是这样。这是一个小鸟编辑部所有人参与的栏目,大家会把各自了解到的好书、特别是新书先做内部推荐,最后确认与读者分享的书目。」

最近在小鸟文学上看到不少好小说,尤其是写大概八十年代左右同性恋的《我们》,而且作者还是个高中生。所以,我觉得这世界上优秀作品可能特别多,只是单纯推荐作品这事没法商业化,以至于效率不起来。

我看到比较理想化的内容创作者停止更新,总会感慨和思考,倒是没什么收获。这就是个死胡同,因为换位思考的话,就纯粹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读者,我也不会付费,甚至别人都发停止更新说明说自己多惨了也不会付费、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反倒你没事发发恶心的广告,我都点进去了也无意间给你创造了点收入,或者你文章发到一半,在精彩的地方说要给钱,我可能也忍不住付费,但你一直免费提供优质内容,我还真就习惯了,不提供了我也就跟着叹口气,然后去看别的。

读者有时候确实是分等级的,我倒不是被作者洗脑,就单纯觉得以前想着自己写不好东西,无法当一个优秀的作者,实在不行去当个好读者也不错。但好读者也没有那么容易。假设读者分五级,可能三级就算的上是好读者,四级是那种认真的看、实际的付费、精准的传播给其他也会喜欢的人、给作者反馈、鼓励。做到这些基本就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人。五级是给完美读者准备的,可能要在前四级的基础上加上类似续写《红楼梦》这种操作才行,说到底还是往作者靠了。

报告读者,《收获》自己的App,终于来啦!

「收获App有自己试图照亮的远方,那就是:想象·创造——华语文学的共同体。这将是《收获》、收获App持之以恒的努力方向。
在内卷、躺平的今时今日,文学可能没什么大用,但它或许能帮助我们与自己独处、善处。或许我们的心里都有一个等待发现的地方,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所以没人发现过它的黑暗与寂寞,没人到过那里。美好的文学,或许能将它自身照亮。」

林中来信 / Laixin.one

photo_2021-07-02_21-16-23

「我生活的城市堪培拉素有 Bush Capital 的称号,或可翻译成「丛林之都」。如果有机会在城市周边登高远眺,你会发现这座城市确实就在丛林之中,每一封会员通讯自然也都是名副其实的林中来信。
当然,比起字面意思,我更喜欢 Bush Capital 所代表的隐喻变迁:一种原本的蔑称,由于被污蔑对象的不在乎和故意曲解,反而变成了爱称,于是一开始那种污蔑就显得越发无意义和可笑。」

又一个名字非常好的 newsletter ,从深海到林中,我觉得还差个以天空命名,我再等等,感觉总能等到,等不到我就去做一个,没事拍拍云。

一篇文章说清楚我们和金钱的关系

【事不过三】No.29 看到的一篇好文,做了一些摘录:

  • 当一个人的工作本身是充实且有价值的,他就会更容易满足于极简的生活方式。只要钱足以维持生活、让你继续做想做的事情即可。把这一点和互联网零边际成本的特质结合起来,你会发现你每天花不了什么钱就可以过活(特别是对于内容创作者而言)。只要你的基本生活需求得到满足,你就可以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想做多久都行。
  • 和财务自由最相关的其实不是钱,而是注意力。越是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你实际上就越自由。
  • 你怎样用权力来标榜自我,你就会怎样用权力来对待他人。
  • 世界上有太多百万富翁他们不屑于帮助自己的家人和周围的人了。然而,世界上也有赚着最低工资的人,会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寄回家,帮助他们的父母和朋友。
  • 如果你以匮乏和生存的视角来看待世界,那么钱只会放大这种匮乏感。但如果自由对你最重要,那么无论你拥有多少钱,都会感到充实。如果你最渴望的是权力和影响力,那么钱将推动你和它的关系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 是什么在阻碍你?是钱,还是你的心态?
  • 如果我们不为钱指出流动的方向,钱就会为我们决定我们的去向。

苔原通信 20210425 – 苔原带

人类是先天就有缺陷的动物,无法持久地拥有幸福,受困于蠢蠢欲动的性欲,汲汲于名利地位,容易遭受惊天事故的打击,无时无刻不在逐步迈向死亡。—— 阿兰·德波顿《写给无神论者》

14. 给你的房间取个名字丨Newsletter | Revue

「读这本书时,我一遍遍在脑中想,要如何才能写出一本好的非虚构作品?除了文笔、结构外,最打动人的是什么?
很难有人可以这样,几乎住到这个底层黑人生活社区里,成为他们的一员,最好是变成他们。优秀的田野调查者都是如此。没有谦卑的心做不到,关心自己的人也做不到。」

这段倒是又让我想起一些工作经历,以前可能写过,比如有阵子公司接了政府的电视网络升级改造工程,挨家挨户安装设备,富人区有时候会看到整面落地窗外面就是湖,保姆在家带孩子,穷人区最穷的一个老奶奶收破烂卫生,一个人住,把房子完全当成垃圾场,就客厅里一台电视机随便搭了个煤灶来做饭,进去的同事基本上屏住呼吸在工作。

还有在另一家公司,有时候要跟搬运工打交道,这些人都是五六十岁。有人下班就喝酒,永远一身酒气,有人放假的活动就是坐在公司旁边蹭网刷抖音快手,为周末去哪蹭空调他们还集体讨论过,我听了会就感觉这个城市,至少是周围完全没有一个适合他们的公共空间,我也总不能推荐说:「坐一趟公交,转两次地铁再走一公里路去图书馆花一百块钱交押金办一张可退的借书证通过借书证账号登陆wifi去吹空调刷快手」这样的话,当然,我也更加明白了早年深圳还是哪个城市有农民工给图书馆写感谢留言的那种情绪。

在得知我要离职的时候相熟的搬运工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总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接触过具体的人,共处交流过之后,一个人是很难对另一个人的命运做出「他们是这样是他们不够努力」的判断,甚至更多时候是另一种「如果我是他们可能做不到他们这么好。」

儿子今天被同学掀裙子了!!怎么办!?

最近的刷屏的热文,知乎上很快也出现讨论: 如果你的儿子想要穿裙子你会支持吗?家长该如何鼓励孩子坚持自我并对世俗的评价有思辨能力?。看完这篇我其实还有点伤感,主要是假设自己也有孩子,我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如果我是这个事件中的保安、老师之类的角色,也不会好到哪去。就是一种长期在「系统」中当零件久了,对任何非日常机械性循环的事都会抱有一种本能的敌意。

macOS Monterey输入法回归系统双拼输入法

_cache_images_677d6dc01609e7dafadb08cf36927338_webp-jpg-1560-None

最近是感觉对一些新应用没精力折腾,而且似乎是智商退化了,稍微复杂点就体验的我头疼。对于追求稳定、不想折腾,维护成本低,而且顺便省钱,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归原生。另外作者文章的配图一如既往优秀的天花板级别,对原生输入法暂时不熟的话可以把这张图当桌面用一段时间。

豆瓣8.8,近3000人想读的“卡片笔记写作法”出中文版了

卡片笔记写作法 (豆瓣),国内关于笔记和知识管理的书大部分都是人民邮电出版社出品,老实说我看完之后从来没用上过。不是说作者不对,而是我发现记录的很多东西即使删除也没什么,遗忘令人轻松,或者说遗忘让那些更值得记住的东西被大脑记住,对自己也是一种保护。这种保护最浅显的案列大概就是偶像剧里失恋的人总是想办法忘记。

当然,我也不是说记笔记没用,书我还没看,但我订阅的付费服务,产品沉思录服务里有相关资料,我借这个话题又去仔细看了几遍。

有一个中文版的页面:卢曼卡片盒笔记法介绍 (Introduction to the Zettelkasten Method) • Zettelkasten Method 可以参考,在其中我找到一段简述:

「单个笔记或者说 Zettel 是什么样的呢?每条笔记由三部分组成
1.唯一标识符:它为你的笔记提供一个明确的地址;
2.笔记的正文:这是你记录的笔记内容,一般为一段简短的原子化的信息;
3.参考文献:如果你的内容来源于外部,你可以在每条笔记的底部写上信息来源,如果你记录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则留空。」

其实还是挺头疼的,尤其是实践起来特别不顺手,真按着操作记笔记,尤其是在各种属性气质不同的电子笔记工具里,会让人失去单纯享受阅读的快乐。就像你看到一朵云觉得美,非让你研究云的构成、给它打标签归档、想着若干年后记起这朵云要能三秒钟内搜索到,实在是让人扫兴。

城堡阅读之前想过做一些特刊,也就是整理往期内容按主题分类。然后我一直凭借本能驱动,本能驱动的结果,留意的读者也注意到了,特刊完全没有动静,只剩一个做了一半的语录特刊,而且也是一口气做下来的,那口气断了,就应该有一两年没更新。

所以,请允许有个看过享受过,最多还顺便分享给朋友,然后忘记就算了的笔记流派吧。非得取个名字就叫潘多拉卡片盒笔记法吧,其实叫塞翁笔记法也行,差不多一个意思。

一些碎片

  • “富豪们总是标榜自己“出身草根,童年过非人穷困日子”,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富裕出身或受到很好的教育。大亨们致富的要诀,也并非是过人的商业天赋,而是通过权钱交易,获得特许经营,以规避市场竞争。”——《亚洲教父: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豆瓣)
  • 如果要写一个播客笔记专栏,左听右想是个不错的名字,类似左思右想和左耳朵听但右耳朵不出。
  • 最近在看网络小说《钢铁火药和施法者》,算是西方军事魔幻小说,大概剧情就是一个会施法的剑客一步步从小兵成长,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带领底层人民推翻一种落后制度,建立一种更好的制度。里面有段是主角解放一个城市后开庆功宴,尾声的时候市民们取出乐器开始唱歌:「我拥有的金钱,都已分给我的伙伴;我造成的伤害,最终只伤害了我自己;我所追寻的智慧,早已烟消云散;所以斟满这杯马镫酒,愿欢愉永远陪伴你们左右。」
  • 城市应当是一个爱的容器,而城市最好的经济模式应是关怀人和陶冶人。——刘易斯 · 芒福德
  •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谈到拥抱这个词,我顺手搜索了下,发现 拥抱百科 里有段很有意思:「中国的孩子远比美国的孩子得到的拥抱和亲吻少,到了10岁左右,就很少有人再拥抱和亲吻他们了。除了握手,他们要到谈恋爱时才会和另外一个身体有接触。也就是说,他们通常在10来年或更长的时间里,没有身体的亲密接触。
  • 忘了从哪看到的一段:「茶叶们泡着澡聊天\都说自己\活得越来越没有滋味了」
  • 在投资群里聊天,吴老师说的一个观点我觉得很不错,就是「人不能自己咒自己」。我其实挺悲观的,但人不应该悲观,悲观就是一种自己咒自己,会大大降低做事的成功率,以及毁掉别人的信任感,哪怕你做的事情比乐观者还多还更努力更好更久,但你看上去,包括自己看自己,都不如一个乐观者。而且假设真有数据的话,我甚至不去查,就盲猜,这世界终归是越来越好,富有的人也多半是做多而非做空。也跟之前一期的题目一样,不要做空自己的人生,不要悲观。

👨🏻‍💻 一人编辑部

  • 🗂 往期存档📰 RSS 订阅邮件订阅
  • 最近几期的时间邮件服务商似乎在维护,登陆不上,就没有发邮件。借这个机会更换之前推荐过的知园来发邮件,想有个邮件通知更新的可以点击:邮件订阅
  • 因为离职陆陆续续往家里放东西,然后就发现这些年虽然已经没买什么东西,但扔的更少,所以还是越来越多。感觉每一次生活变动都是一个整理的好时机,这次希望能在离开长沙前把自己房间清空的只剩一些必须品。
  • 上个月跟朋友一起写完了一个中篇,纯粹从零开始创造一个作品感觉还挺好的。其实理论上就每天写一点,一个月下来也能写几万字,一年就能写一个长篇,如果一年十二个月要用来完成一个长篇项目的话,理想状态可能是一个月构思,中间十个月只写不改,最后一个月改。
  • 这期正文里写道读者分级,我感觉作者也是分级的,写城堡阅读这类信息推荐其实最多算二级左右的作者,而且是撑死了三级。这纯粹我个人的一个分级,不是说高低和难度的区分,而是一种创作过程中享受的快乐和挑战。四级留给顶级的非虚构,终极的五级留给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