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上半年读书记录

受朋友这篇 2020年我阅读了87本书,推荐这12本好书给你 启发,整理一下自己上半年看过的书。

因为会大概一周写一个 阅读总结,所以大部分详细书评书摘都在总结里,大概是 101-122 期中间。

为了方便单独并且快速概览,我回顾这些总结,舍去复杂的部分。将书的豆瓣超链接链接作为标题,配上挑选的一段原文书摘,另外拼了一张图当封面。

下半年估计会接着再写一篇,然后凑成一个完整版。

《宅族经济——撼动万亿市场的新消费群体》

「借助网络,一个人自给自足。」

造物小说家 (豆瓣)

「用文字创造一个生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那并不像雕塑一件艺术品那样简单,栩栩如生的形象远远不够。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这一点。那时他已经失败了很多次,每一段描写的背后只是一个刻板的剪影,仿佛凝固的照片。我需要做什么?他抱头沉思。直到有一次他偶然写了一个片段,在一个场景中他感觉到笔下的人物有了点生气。时间,地点,人物与情节。必须借助故事。故事是纸上的时间,一旦时间开始流动,生命的萌芽就在笔下慢慢绽放。他写作的形式渐渐固定了下来。他开始写作小说。」

岂不怀归 (豆瓣)

「他们在手机上自娱自乐,在手机上消磨时间,在手机上完成工资结算等。手机的存在让三和青年对外部世界的依赖程度下降了很多,工作以及吃穿住行的大部分行为都可以用手机实现。而手机最初的功能——联通世界、联系家人、联络感情,反而被忽略了,大概是因为三和青年连接外部世界的需求已经下降。他们有时主动逃避外面的世界,甚至躲避家人,其原因可能是感到羞愧,或害怕家人担心。」

《野餐》司屠

「大部分写作者终其一生都处在一种青少年写作中,就算他们写到了 70 岁,他们也没有脱离这样的写作,是青少年写作时期获得的好处以及惯性、是利益、虚荣而非骄傲驱使他们一直写了下去,写到了老。更多人在青春期过后,就停止写作了,现实为他们提供了另外的合适的途径,他们走到别的道路上去了(这部分人中的一些人会在某些时刻真诚地把期望寄托在那些一条道走到黑的写作者身上,从后者那里他们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喜欢这样的人)。只有对现实彻底失望之后,采用可能开始一种中年的写作。我想到的是在京城会馆的有冬夏钞录石碑的鲁迅的虚无和等待。」

此时不必问去哪里 (豆瓣)

「也许是因为那时我们都害怕人生里平庸的部分,所以总是要想办法做出一点儿抵抗的样子,我们装腔作势地讨论文学、戏剧、旅行之类的东西,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多么喜欢或者了解,而是它们吻合我们对于某种人生的想象。 浪漫的,不会衰老的,反流行的,貌似与现实有一道牢固的壁垒的,那种人生。 好像我们只要始终怀有这种热情,我们就能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及格家宣言 - 图书 - 豆瓣

「如果平庸的信仰只有一条信条的话,那就是不要试图超越别人,但你可以自由地改善自己。」

回归故里 (豆瓣)

「一个年迈工人的身体,可以体现阶级社会的全部真相。」

时间旅行者 (豆瓣)

「慢慢地,我发现,成人生活给我的约束越多,我就越没有自己的时间。
我越长大,感觉时间过得越快。」

口袋里的名言 (豆瓣)

「眼泪是人类自己做出来的最小的海。」

传神文案 (豆瓣)

在《语言的科学:詹姆斯·麦克吉尔弗雷访谈录》(The Science of Language:Interviews with James McGilvray)一书中,乔姆斯基认为:语言的用途不仅仅是交际,更重要的是用于内在心智——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跟自己说话。事实上,我们说出口的话,在整个语言系统里只占微乎其微的一部分,剩下99.9%的语言都是心语,我们一直在自我交谈。简单来说,我们通过语言认识自己、影响他人。如果没有语言,我们就无法知道自己是谁、别人在想什么,以及别人在怎么想我们。

时间的质量 (豆瓣)

「既定时间跨度的长度与年龄成反比。50 岁中年人对一年的时常感受,可能是 10 岁儿童的五分之一。因为一年是前者生命的五十分之一,同时是后者的十分之一。珍妮特对时间为何随着年龄增长而加速流逝的解释,带动一系列相似的理论出现,统称为比例理论。」

19天 (豆瓣)

《19天》讲述了这十九个人所拥有的不同的一天,由十九位居住在不同国度,不同环境,职业、学历、爱好、专长均不同的画手和漫画家各自演绎一段别具风味的短篇。

圈外编辑 (豆瓣)

「假如「学习编辑的窍门」真的存在的话,我认为只有一个,就是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仔细地将它读进心里......编辑也只要去邂逅自己喜欢的书或杂志,试着模仿它们做出书就行了。」

编辑部的故事 (豆瓣)

「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是没脑子的学者才会做的事。把复杂的事情用简洁易懂的方式表达,正确地传递信息,才是编辑的工作。」

脱缰之马 (豆瓣)

「有这样一个世界,其中每个人到了一定时候,
都会写一本书,记述自己的经历,
写出的部分会被遗忘,写得越多忘得越多,
书写成之后,作者将忘记自己做过什么,忘了自己是谁,
之后将有新的意识从空洞中滋生,逐渐把空洞注满,由此生成一个新人。
这些人也已遗忘自己写下的书,即便有一天偶然拣起,
翻开书页,展现在眼前的亦是陌生人的回忆。」

随机生存的智慧 (豆瓣)

「绝大多数沉迷于信息—网络—媒体—报纸的人都很难接受,获得智慧的(主要)方法是从头脑中除去垃圾信息。」

诗眼倦天涯 (豆瓣)

「海明威自述是在美术馆里开的悟,作家群对他影响小,他的写作技巧来自塞尚,以画法为文法。马尔克斯说他的技巧全部来自海明威,竟然是“全部”二字——《百年孤独》里,实在看不出海明威的痕迹,以至于我对海明威的自述也产生了怀疑。
博尔赫斯说,《古兰经》里没有骆驼二字,恰恰证明是沙漠地区文学,人对最熟悉的事物往往忽略——听着真有道理。逢上本《古兰经》,从前往后翻翻,没几下发现了“骆驼”,又从后往前翻,没几下也发现了“骆驼”……
总结,大师们谈创作,不对读者负责,是为自己高兴。
别信。」